往事难回首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那晚,老爷和秀才一起喝酒,两人都酩酊大醉,被人扶进书房。突然,老爷睁开了眼睛,偷偷拿起砚台,对准醉倒的秀才的后脑勺猛地砸了下去,然后老爷回到了自己的卧房,用同样的方法砸死了夫人。也许没死,不过他知道,在外面再放上一把火,怎样都是死,而大火能掩盖一切证据。有自己的安排,谁会仔细查验烧焦了的人是不是死于火灾?

火烧起来了,老爷拿出准备好的钳子,伸进自己嘴里,大火盖住了他的惨叫声。他又拿烧红的刀在自己脸上烫了两下,因为秀才的脸上没有痣,自己脸上却有两颗痣。一切准备好后,他跌跌撞撞地逃出了火场,指挥老管家和下人救火。

没人能发现什么不对,脸上的伤是火场造成的,嘴里流出的血也被认为是火场里受的伤;没人能质疑他不是王老爷,因为,他本来就是真正的王老爷。从那天之后,他会变成更纯粹的王老爷,而不是入赘刘府的王老爷。

这份杀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呢?时间得退回三天前,也就是秀才和他的未婚妻来的时候。两人洗完澡换了衣服,站到众人面前,大家都在惊叹那秀才和老爷长得有多像,而老爷的眼里却只有一个人——秀才的未婚妻。

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美的女人,而自己却每天都要陪着那样一个丑陋的女人。这秀才如此穷困,如此寒酸,却有这样的美人相伴;自己入赘娶了丑女,又不许纳妾,不许进青楼,纵然家财万贯,这一生又有何乐趣可言?

如果说为了子孙后代,可自己的儿子最后还是要姓刘。现在孩子小,大家给他面子,随口叫着王公子,可到儿子成年入族谱的时候,还是要姓刘的,这一点妻子是不会让步的。因为刘家人丁零落,附近没有亲属,如果儿子姓王,刘家人可就绝后了,否则他们也不会招赘自己。

可是,如果妻子死了,自己就是一家之主,这府邸就可以改叫王府。至于那美人,只要自己有意,从穷秀才手里抢来应该不难吧……

“不对!”老管家猛地喊起来,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老爺就算为了当一家之主,要杀夫人,为了得到秀才的未婚妻,却不一定要杀秀才呀!他完全可以用其他手段,比如用钱财收买。就像你说的,从穷秀才手里抢人,钱财难道不更方便?何况,就算他为了省事,把秀才一起杀死,为什么又要在秀才的未婚妻面前假扮秀才呢?”

县令点点头说:“这事我一开始也没想通,直到我去看了王夫人,也就是你说的秀才的未婚妻。她疯了,只知道哭哭笑笑,说些胡话。她知道自己丈夫杀人已经十几年了,背负着这么重大的罪恶都没疯,每天只是吃斋念佛超度亡魂,怎么会忽然就疯了呢?失去了荣华富贵?我看她不是那样的人。最后我从她没有条理的胡话中,听出了端倪。

“在住下的第二天,王老爷就灌醉了秀才,然后偷偷到秀才未婚妻的房间里去表达了心意,却被对方严词拒绝了。不过,秀才的未婚妻并没有对秀才说这件事,只是催秀才快些上路。我想,秀才一定向王老爷提了这事,这也是王老爷第三天就仓促下手的原因。他知道以秀才未婚妻的刚烈性格,如果知道自己丈夫被谋害了,必然不会屈从,还可能会闹出大事来。所以他反其道而行之,干脆在秀才的未婚妻面前冒充秀才,说自己杀死了王老爷一家,如此一来,秀才的未婚妻反而不敢声张。他也知道自己那颗古怪的牙齿瞒不过秀才的未婚妻,才动手拔掉,反正当天晚上的大火可以掩盖一切伤痕,也能掩盖一切罪恶。但当你说破这个秘密后,她必然想起了那天夜里他满嘴的鲜血,也想起他上腭古怪的伤痕。这些能瞒过别人,却瞒不过同床共枕的妻子。她明白了一切,明白自己跟杀夫仇人恩爱度日多年,也因此难以承受。”

听到这里,老管家忽然想起了一件事:“不对,不对,如果是这样,为什么第二个孩子没有那颗牙?他也是老爷的血脉啊!”

县令点点头说:“你终于想到这点了,其实,我按你说的算了算时间,我想,那个秀才和他美若天仙的未婚妻,可能在住进府里的第一天夜里就悄悄圆房了。因为那三天晚上,秀才每天都被灌醉,但第二天和第三天都是睡在书房的。”

老管家颤抖着说:“可那样的话,老爷应该知道那孩子不是他的……”

县令叹了口气说:“所以,我觉得他虽然十恶不赦,但还有一点人性。也许是对那秀才的愧疚,也可能是对夫人的爱屋及乌,这一点,我们也不必知道了。”

老管家忽然嘶吼起来:“你告诉我这些干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安安心心地去死?为什么?”

县令把最后一杯酒喝干,站起身来说:“因为我以为你想知道真相。如果黄泉路上你碰上了王老爷,你肯定不愿意到那时才知道吧。而且我觉得你也不用太内疚,王老爷是你主人,他那以前的妻子又何尝不是?他对你好,他妻子对你难道不好?对这样一个人,你也没必要后悔。”说完,他就走了。

老管家抱着头号啕大哭,然后一头撞在了墙上。透过满脸的鲜血,他恍惚间看到了王老爷临死时指着自己的样子。

老管家忽然想到,如果当时王老爷能开口说话,他会对自己说什么呢?会不会告诉自己,他就是真正的王老爷?会不会告诉自己,他已经猜到那个乞丐是谁了?毕竟父子连心啊!会不会告诉自己,他也很后悔,所以才会如此宽厚地对待那个秀才的儿子?

王老爷当时心里一定比他更清楚,因为在那生不如死的几天几夜里,王老爷的神志一直都是清醒的,只是说不出话来而已。但老管家永远都不会知道了,他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