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历险记之夜魔之影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一夜相安无事,我们在天刚破晓之际就整装准备起程。在出发前一刻,我们用已空的水囊装着那口坑里的水留做备用。听崔永生说,那口坑里的水是地下温泉涌上来的,无论寒冷的气候多么恶劣,坑里的水始终都不会结冰,而且水质也很好。
深山历险记之夜魔之影

神话故事

  
  出于好奇,我们装满水囊后,就想放手下去泡一会,刚一放手进去,顿时觉得一股暖意顺着手充片全身,有着说不出的甘畅淋漓。而越是在这样的严寒之季,越是让人无法制自为之神往。
  
  我从神游中回过神来,刚想探手拿起身边的水囊,尝试着这口山泉的味道,却看见在我对面的郑飞突然向我喷出一口水来,张口就大骂:“cao他奶奶的,这水怎么有一股骚味呀!崔永生那小子不是说这水很甘甜的么?坑爹呀!”
  
  方才郑飞的那一喷,险些喷到我脸上,幸好我见机得快才躲过了这劫。我瞧见郑飞五大三粗的骂了一通,哭丧着脸正想起身去找崔永生理论,却被我拦了下来问道:“我说郑同志,您老这是演的哪一出呀?好端端的地下甘泉你怎么就糟蹋了呢!”
  
  郑飞和我都是同一时间参军的,在新兵连的那段时日,我们的关系一直都很融洽,直到从新兵连出来后才分道杨骠。但是他所被分到的野战军和我所处的侦察连都有频繁的来往,我与郑飞也都会经常见面,共处,所以我很了解他的为人,以至于如今我与他都保存着兄弟之间的情谊。
  
  郑飞吐了吐舌,依然对我哭丧着脸说道“老大,你要是不信就自己尝一口看看。”
  
  听郑飞的话似乎是真的,但是我也是出于好奇,心想:"难道崔永生喜欢有骚味的东西不成?"随后顺手拿起放在身边的水囊,往口里一灌,立时有一股浓浓的尿骚味布遍知觉,我哇的一声吐了出来,心想:"难道正如李猴子所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尿坑?"但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想来想去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后便问郑飞:"昨晚是谁睡在这张石床上?"
  
  郑飞想也没想便说道:"是李猴子。"
  
  "李猴子!"我惊呼一声,早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八成就是这家伙在深夜半睡半醒时真把这水坑当成了尿池。而当时我们都长途爬涉了一天,所以睡得都很死,也并未能发现。况且这样的作为在部队里他还不只一次,有次也是在深夜之时,把他临床的一个战友当成烤鸡啃了呢。最后害得别的队友都要闹着跟他分居,还要那时并未弄出什么大乱子。否则他也没机会跟我们走这一遭了。
  
  我悻悻地巡视着李猴子的身影,见他正和连长与崔永生在洞口那正说着什么,我也只有无奈的摇了摇头。
  
  郑飞瞧见我看着李猴子的神情,就已知道了大概。怒不可揭的就走向连长他们。
  
  我还没回过神来就已听见郑飞那粗暴的嗓门嚷叫着让李猴子喝完他手中的那壶水囊。连长和崔永生知道后,也只有苦笑。
  
  我们一行人走了四个小时的行程,依然未能走出这道峡谷。峡谷的道路崎岖,再加积雪深厚,我们每迈出一步都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就这样走走停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天空上漂泊的大雪已渐渐小了许多。
  
  而,正当我们疲劳的身影穿过峡谷中的最后一道弯时,眼前突然豁然开朗。呈现在我们脚下的是一片片茵绿的树林与草地,还有那灿烂而久违的阳光。我们从未想过,世间竟会有这样的奇景!我们所在的这座雪山上,方才还下着大雪,想不到离这座山仅百米之遥的地方竟是另别天地。
  
  我们难以克制自身的喜悦与激动,原本劳累不堪的身体竟像是充满了能量一样,一路从山上狂奔而下。
  
  我们刚踏进这片美丽的世界,芬芳的花香与树木的气息,立时随风扑鼻而来,霎时间,所有的劳累已逐渐消退而去。面对着这一切事物,我们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由面面相觑,呆若木鸡。
  
  当一阵轻微的暖风袭来之时,一只彩蝶挥舞着它那双迷人的翅膀,在我们头上空盘旋了一会,才轻轻地落在了我们面前几步开外的一株不知名的花瓣上,悠闲地摇曳着翅膀,似乎它早已把我们当做几桩木头,对我们视若无睹。
  
  我欲言又止,生怕这是一场梦,会因我的言语而打破。但,最后我还是忍不住说出了一句:“这。。。。。是梦吗?”
  
  沉静的气氛被我一语道破,那只彩蝶也因由我而渐行渐远。
  
  我望彩蝶远去的背影,心中有些怅然若失。但,随即又恢复了以往的心情!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待着我们去完成,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我说老大,你看什么看得那么着迷呢!该不会也想跟那只蝴蝶远走高飞,成双成对吧?"郑飞突然打趣道。
  
  我一听那高大的嗓门,就知道是郑飞。他在十里八乡可是出了名的粗嗓门,据他说以前他在家没事干的时候,经常跟乡下那些妇女侃,最后侃成了名,被乡下的人们给他取了个号,叫"喇叭花",听这名已够让人恶的,他还总在我面前说那句"哥可不是盖的"。话出来炫耀。有时候我还真想痛扁他一顿,磨磨他那喇叭花的锐气。但是,有很多事情靠武力是不能解决的,如果我真打了他,那还不是打自己的脸。
  
  我故作讪讪的笑道:“郑同志,你眼也忒精了,是不是连李猴子洗澡的时候你也瞧见了?”
  
  郑飞哪能听不懂我话中的刺,这分明就是笑里藏刀。旋即就打着哈哈挠头笑道:“这哪能呀…”话没说完就被连长打断了:“行了!你们也别瞎想了,我们赶紧研究一下行驶路线了。”连长顿了顿又对崔永生说道:“小崔,你赶紧去勘察一下附近的地形,得了紧快向我回报。”“是。”崔永生应了一声就走进丛林中了。在我的记忆中,崔永生一直都是一个很敬业的人,也是一名优秀的军人。在他的眼里,除了军人的荣誉,则是以国家、人民为大。记得有一次洪灾,正好那天他的母亲刚逝,但是他坚决不回去戴孝,依然在抢险第一线中。有人为此说他脑子可能有毛病,但他却说出了一句让人们永生难忘的话:“逝者已去,活着的人应该为活着的人着想。”我想,如果在这个世上还存有第二个雷锋,那崔永生确实可胜任。
  
  就在我们探讨路线行标的时候,丛林里突然发出了两声枪响,在这偏静的山间格外的响亮。我们每个人听到枪声后,身子先是一震,随即想到崔永生,立时大叫不好,纷纷循着枪声跑去。当我们来到一块林间的空地时,发现地面上有一大块的血迹,与一把五四手枪。毫无疑问,这枪是崔永生携带的那把,与连长的一样。我们顿了片刻后,只见连长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拾起掉在血泊中的五四手枪,然后轻轻地擦拭着枪身上的血迹,静静地在原地站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