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历险记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秋葵和侯健结婚还不到半年,侯健是二婚,有个6岁的儿子。儿子小明性格内向,不太爱说话,和后妈秋葵的关系处得不冷不热。侯健看在眼里,常常烦心。
后妈历险记

神话故事

这天,夫妻俩又为了孩子的事吵了起来。侯健气鼓鼓地说道:“千万别再跟我说,你正努力尝试当个好后妈,我早听腻了。我看你平时连他房间都不愿进!”

“不是,他房里……”秋葵想解释,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心里确实有委屈:小明的房间她不是不愿进,而是不敢进。因为有一次,秋葵进孩子房间,想替他晒晒被子,没想到无意间发现了小明书包里的秘密!小明当时正好撞见了,紧张兮兮地一把夺过书包,虎着脸说道:“不准告诉我爸爸这书包里有什么,不然我永远不理你了!”

这会儿,见秋葵不作解释,侯健火气又上来了,他冲小明屋里喊道:“儿子,出来!跟爸走!”

可他进屋一瞧,坏了,小明房内的安全窗被起开一道缝,儿子不见了!

秋葵家住一楼,窗户距地面并不高。见孩子没了,两人也慌了神,立马冲上街,分头寻找。半小时后,心急如焚的秋葵跑到了城郊,而让人头大的是,脚下的路又分了岔,一条通向山林,一条通向河滩。

这可咋办?秋葵分身乏术,急得直跺脚。这时,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从路边转了出来。秋葵快步迎上,比画道:“大哥,你看到一个孩子不?他长这么高……”

“是个男孩,六七岁大,背个书包,对吧?”矮胖男抬手指向山林,“有个男的领他往那边走了,好像是他爸。”

秋葵心一“咯噔”:侯健压根没往这边找。那领走小明的,会不会是人贩子?她想给侯健打个电话,一摸兜,才发觉走得太急,手机落在了家里。

这一带,秋葵也算熟悉。穿过那片树林,有条通往邻省的盘山公路。一旦小明被带上车,开出省,想再找可就难了。秋葵顾不上多寻思,拔腿继续追。别说,深一脚浅一脚刚扎进树林,还真就看见小明从一棵大树后探出了头。

“小明,你咋跑这儿来了?你可担心死阿姨了!”秋葵跌跌撞撞奔过去,紧紧抱住了小明。

“对不起,给。”小明递过来一瓶矿泉水。秋葵有些意外,但很欣慰:“小明真懂事,是你自己买的吧?”

这会儿,秋葵确实累得口干舌燥,可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刚喝下两大口,就听小明说:“是那个叔叔让我送给阿姨喝的。”

以前,秋葵每次问话,小明的回答都和这回一样,要间隔几秒钟。而正是这慢半拍,此时却害得秋葵跌进了要命的陷阱——

小明所说的叔叔,是个尖嘴猴腮、脑门光秃秃的陌生男子,他也从树后转出,骨碌着一双贼亮的三角眼,上上下下地打量秋葵。

“你是谁?站住,别过来!”

秋葵边喊边抱起小明,夺路要跑,哪承想在路上碰见的矮胖男又如鬼魅般钻出,堵住了去路。

事到如今,秋葵完全能断定:矮胖男和秃头男是同伙。他们抓了小明,又用小明当诱饵,设套把我引到了这儿。可是,这两个家伙到底想干啥?不等琢磨出个名堂,秋葵忽觉头脑眩晕,脚跟发软,摇摇晃晃坐到了地上。

那瓶矿泉水被秃头男下了迷药!

“阿姨,你怎么了?你醒醒啊,我怕。”小明见状,“哇哇”地哭出了声。

“小明,别怕,阿姨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正说着,秋葵眼前一黑,晃晃悠悠失去了知觉。

另类朋友圈

不知过了多久,秋葵总算醒了,是被颠醒的。一睁开眼,就看到小明蜷缩着身子,抱着她的头哆嗦不停。

两人所处的位置,应该是辆面包车的后部,被人为改装成了封闭的货厢。秋葵试图坐起,却发觉手脚被捆得结结实实,动弹不得。

小明哭着嗫嚅道:“阿姨,我错了。”

“这不是你的错,阿姨不怪你。”秋葵压低声音说,“快帮阿姨解绳子,阿姨带你走。”

小明照做,然而绳子打的是死扣,别说小明,就算侯健在场,一时半刻也难解开。看到秋葵的手腕被磨破了皮,渗出了血,小明吓得收了手。明摆着,这个法子行不通。秋葵急得直喘气,突然,她眉头一皱,似乎想起什么,说:“把你书包里的瓶子借给阿姨一只,行吗?”

情势紧急如火烧眉毛,小明却看着秋葵发起怔来。

不,他不是发怔,是——天生慢半拍!

在树林里,小明要不慢半拍,秋葵哪会喝陌生人给的水?

这几个月里,秋葵暗暗观察到,小明的言行举止经常比别人慢半拍。她曾私下问过侯健,担心孩子有心理疾病。侯健当场瞪了眼:“快拉倒吧,他就是腼腆,啥病没有!”前天,秋葵瞒着侯健带小明去看医生,并做了全面检查。就在今儿个中午,医生打来电话,告知了检查结果:小明患有亚斯伯格症候群,是神经发展障碍的一种,典型表现为慢半拍,但认知没问题。秋葵建议侯健带小明去医院咨询,找到治疗方案,不想却被侯健误会,引起了双方的争执。而小明正是听到他们吵架的内容,自尊心受挫,才负气跑了出来。

其实,小明的心结早有了。在幼儿园,小朋友也笑话他反应慢,都不跟他玩。时间一长,小明有了自己的朋友圈:虫子。那些从砖缝、草丛,从发霉的杂物堆里捉来的甲壳虫、蜗牛、蜘蛛、蝈蝈、蚂蚁等各种怪模怪样的虫子,都成了他的玩伴。它们不伤害小明,小明也爱它们,把它们装进玻璃瓶里,一天到晚用书包背着,形影不离,也玩得不亦乐乎:“你好,虫子!嘿,蜗牛,翻个跟头!嘿,蚯蚓,教我做瑜伽……”

上次,秋葵在小明书包里发现那么多瓶瓶罐罐都装了虫子,着实吓了一跳,但她想起,她常常听小明在屋里自言自语:“你好,虫子!”是啊,这个不爱吱声的孩子,什么时候有过能说“你好”的朋友?这些虫子一定是他珍爱的伙伴呀!于是秋葵才答应替小明保守秘密。

此刻,秋葵看见小明爱不释手的书包,才有了主意。对,就让虫子来帮忙!秋葵接着说:“听话小明,快按阿姨说的做。”

小明一如往常,停滞了几秒钟才解下书包,从里面掏出一只玻璃瓶:“它们都是我的好朋友。我最喜欢‘臭大姐’了,她还有个名字叫九香虫。”

天呐,居然还有能熏死人的放屁虫!

秋葵本能地往后扭动了一下身子,示意小明把玻璃瓶摔向放置于角落里的千斤顶。“啪”,就在瓶子碎裂的同时,秋葵突然发出了“啊”的一声大叫。

“臭娘们,你活过来了?”矮胖男骂道,“再敢出声,老子把你扔山沟里喂狼!”

我的好妈妈

此后,足有十分钟,秋葵和小明都一声没响。突然,小明又踢又蹬,尖声大哭起来:“我阿姨要死了,快救救我阿姨啊!”

这声声哭叫,显然吓着了矮胖男和秃头男。随着车身猛地一颠,车子停住了。矮胖男手忙脚乱地打开了后备厢,探头只瞅了一眼,人便惊得“噔噔噔”倒退了几大步:“妈呀,咋会这样?”

咋了?要出大事!矮胖男看得真真切切——秋葵呼吸困难,脸颊肿胀得如发面大馒头,赤红吓人,额头、脖颈和裸露的胳膊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红水泡!

随后跟来的秃头男,一瞧也方寸大乱,硬生生把秋葵拖下了车。秋葵顺势也把小明抱了下来,死不松手。秃头男急了,抡拳就打。可拳头尚未落下,秋葵“哇”一咧嘴:“我的的是麻风病,是天花,是红斑狼疮,碰我呀,碰我就传染给你!”

“死胖子,你他奶奶的快过来帮把手,打死这臭娘们!”

“来啊,来打我啊,黄泉路上我还缺个伴呢。小明,快跑,去喊人!”秋葵的面目,此时只能用狰狞来形容。她张开血涔涔的双臂,张牙舞爪地扑向两人。

“二秃子,快上车。咱们只拐人,不要命!”矮胖男扯起秃头男跳上车,猛地踩下油门,逃之夭夭了。

“他们跑了,阿姨,你演戏演得真好。”小明收了眼泪,乐得“咯咯”笑。秋葵却双腿一软,又昏厥过去。

其实,秋葵并没有演戏。她天生对虫子过敏,哪怕蚂蚁在手臂上逛一遭,也会留下一行触目惊心的红疙瘩。若是毛毛虫、蜘蛛这些长尖刺或茸毛的,绝对能要了她的命。而这,也是她不轻易进小明卧室的另一个原因。但刚才为了求生,她先让小明摔破瓶子,用碎玻璃割断绳子后,又把那些虫子放上了她的脸、肩膀和手臂。眼瞅着秋葵身上的红包呼啦啦疯长,小明怕了。秋葵说:“别怕,这是演戏,我要装病、装死,吓跑那两个混蛋。”万幸,秋葵成功了。

当晚,躺在医院的病房里,秋葵得知那两个人贩也已落网。原来,诱拐小明得手后,他们注意到小明反应迟钝,担心卖不出价,就想再拐一个。正寻找目标呢,秋葵匆匆找来了。行啊,那就连娃带妈一起带走,哪知这个妈还真不好惹!

侯健满脸愧疚地说道:“小明,是阿姨救了你,快跟阿姨说声谢谢。”

这回,小明一点儿都没慢,跑上去,“啵”的亲了一下秋葵仍未消肿的馒头脸:“谢谢你,我的好妈妈。”

绝不宽恕有福气的老大妈谁为你投票看不见的敌人一碗蘑菇汤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