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庭坚在泰和的故事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在泰和县城广场的西南(人民文化宫西南边)有一条路叫山谷路,这条路的命名是为了纪念曾经在泰和做过县令的北宋著名文学家,江西诗派的创始人黄庭坚。
黄庭坚在泰和的故事

神话故事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自号山谷道人。洪州分宁(今江西修水县)人。在北宋诗坛上,与欧阳修、王安石、苏轼齐名,世号“苏黄”。元丰三年至六年(1080——1083)任泰和知县。
  
  在泰和县城东侧(现泰和中学校园内),有一以独特的建筑风格、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遗产而载入《中国名胜词典》的古阁楼建筑——快阁。这座阁楼始建于唐代乾符元年(874),距今已有一千一百多年的历史。它初为奉祀西方慈氏(俗称观音大士)之所,名“慈氏阁”。宋初太常博士沈遵任泰和县令期间,因为政通人和、百姓安居乐业,常登阁远眺,心旷神怡,遂易名“快阁”。史称:“阁曰快,自得之谓也”。
  
  黄庭坚担任泰和知县时,经常登阁游憩,并于元丰五年(1082)赋诗一首:
  
  痴儿了却公家事,快阁东西倚晚晴。
  
  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
  
  朱弦已为佳人绝,青眼聊为美酒横。
  
  万里归船弄长笛,此心吾与白鸥盟。
  
  这就是脍炙人口的《登快阁》诗。此后,“阁名遂大著”。史载:“迨黄太史庭坚继至,赋诗其上,而名闻天下。”在快阁还嵌一块黄庭坚手书的箴言,及著名的戒石铭:“尔奉尔禄,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难欺。”
  
  在泰和有许多关于黄庭坚的传说故事。
  
  “山谷认母”的传说:某年盛夏,黄庭坚在快阁午睡,睡梦中,见一个老妇人送酢鱼、酢肉给他吃。正吃得津津有味,忽然醒来,但仍然觉得余味在口。他步下快阁,走出东门,来到望仙桥边,只见翠竹丛丛,感到十分凉爽,便停下脚憩息。这时,听到一老妇悲戚的哭泣声,他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看见一老妇,满头白发,双眼红肿在墓前啼哭。身边的一只小竹篮里装有小半碗酢鱼、酢肉。老人没有理会黄庭坚,只管一面哭,一面拿着三根线香,几张纸钱插上墓坟。
  
  “老人家”,黄庭坚凑上前,叫了一声。
  
  老人抬头看了看黄庭坚,没有做声。
  
  “老人家,墓里是你家什么人?”老妇人见黄庭坚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便告诉他:“墓里葬的是我唯一儿子。仁宗庆历五年(1045)八月十五巳时殁,今日正好是儿子三十七年忌日,特地准备了一些他生前爱吃的酢鱼、酢肉来祭扫。”
  
  黄庭坚一听,感到十分奇怪:“自己正是仁宗庆历五年八月十五巳时生,今年刚好三十七岁,同年同月同日同时,一分不差,一死一生,竟有这么凑巧。他生前喜欢酢鱼、酢肉,我也喜欢这些东西,嗜好一样。而且刚才梦中还吃了不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黄庭坚接着问到:“你儿子生前是干什么的?”
  
  “出身进士,得罪奸臣,受屈而死。”
  
  “他给你留下了什么?”
  
  “只有一箱书。”
  
  “能带我到你家看看吗?”
  
  “那怎么行呀,我家竹篱茅舍,破破烂烂,孤寡一身,玷辱煞人呀!”
  
  “没有关系,我家也在农村。”
  
  老妇人经不住黄庭坚纠缠,只好带他回家去。她从楼上把书箱搬下来,并交给黄庭坚一把生锈的钥匙。黄庭坚把书箱打开了,里面装的尽是一些四书五经,以及文字抄本。他翻到箱底,只见一份朱卷,有几处还被蛀虫蛀了。仔细一看,感到十分奇怪!这朱卷与自己考进士时的文章相同,笔迹也一模一样。他看看老人,又看看四周墙壁,感到莫明其妙。老妇人看到黄庭坚那疑奇的神态,便解释说:“我儿子死后,有好多人想开箱子,都开不动,可是现在你随便一开,箱子就打开了。正中了我儿临终时说的‘三十七年后,有人来开箱’的遗言。莫非你······”说到这里,她看看黄庭坚的容貌,仔细抬头他的声音,好像离开三十七年的儿子,如今又站在面前,感到十分亲切。
  
  黄庭坚见老人出言不俗,谈吐文雅,相貌也很亲善,是个教养有素的老人,又联想到这一系列的前前后后,感到十分巧合。他想,她一个孤寡老人,无依无靠,十分可怜,我应把她带回家去赡养。最后征得老人同意,就把她带回家来,因为家有老母,便认做前世娘,并自题像赞云:“似僧有发,似俗无尘,作梦中梦,见身外身。”
  
  黄庭坚奉母至孝,每餐必上好菜,老妇人过意不去,对黄庭坚说:“百姓生活尚感困难,我有粗茶淡饭即可。”自此,俭约如故。
  
  黄庭坚在母亲的感染教育下,以生民为念,率大小官员,布衣菜根,节衣缩食,以赈饥民。
  
  后来,黄庭坚在泰和任期已满,奉命调移山东德平,老妇恋土情深,不愿随同。黄庭坚便置备田园,修理快阁,让老母在快阁安度晚年。
  
  大蒙笼山惩贪官:有一天,黄庭坚审案完毕,准备下堂,小吏来报道:“大蒙笼山民不服王法,有意与官府作对,朝廷下达的销盐任务,无法摊派下去。”黄庭坚一听,大为震惊,说:“食盐派销有利于民,山民百姓为何拒买?其中必有蹊跷”下堂后,他叫来师爷,问明情况,决定亲自上大蒙笼一趟。第二天一大早,黄庭坚一身商人打扮,带着两个随从前往大蒙笼。
  上大蒙笼的路途十分艰险,好不容易来到一个叫“清风源”的山村(在桥头乡)。他见一家正升火做饭,进门一看,屋子里空空荡荡的,几个脸黄肌瘦、衣不遮体的小孩缩在一角,眼瞪瞪的瞧着他,厨房里一个中年妇女正往锅里大把地放野菜。妇女见来客,热情端上白开水招待,难为情地说:“家里已好长时间没有盐了。”黄庭坚走进厨房指着大锅的野菜问道:“你们就靠吃这些野菜过日子吗?”妇人唉声叹气地回答说:“今年歉收,打下的一点谷子早叫他们征走了,我们村里大多数人家断粮啊!”
  黄庭坚听后,心里十分难过。即叫随从把自备的一点干粮分给那几个孩子吃。正在这时,忽然屋外传来一阵喧闹声。黄庭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走出门去,只见几个壮丁拖着一个被捆绑的老汉往前走,一群山民在前面挡住去路,不准他们抓人。一个里正模样的人,气势汹汹地驱赶众人,眼看双方有动武之势。
  
  黄庭坚连忙上前,拦住众人,大声喝道:“且慢,请问为何抓人?”那里正厉声说道:“他目无法纪,不但不买派盐,还聚众闹事,谩骂官府,诬告盐法是什么‘催命法’,你说该抓不该抓?”
  黄庭坚听罢,心想果然有此事,又见里正如此蛮不讲礼,便正色道:“有理也不是讲不清的,光天化日之下随便抓人,触怒民众,你们担当得起吗?”
  里正见来人竟敢顶撞,非常恼火,大声训斥道:“你是什么人?吃着井水管河水,还不快滚!不然连你也一块抓了。”说罢便想动手。说话间,一个随从冲上前去,伸手挡着里正喝道:“大胆!竟敢侮辱堂堂知县黄大人,还不赶快跪下!”那里正一听说是知县黄大人,吓得浑身发抖。“扑通”一声跪在黄庭坚脚下,连连磕头:“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老爷,罪该万死,请老爷恕罪!”
  
  黄庭坚不想与他纠缠。厌恶地说:“起来吧,以后不准狗仗人势,欺凌百姓。”说着便亲自给老汉松绑。那里正见状,从地上爬起来灰溜溜地躲到一边去了。
  山民们见是知县黄大人到,赶快跪下磕头感恩。黄庭坚扶起大家,拱手道:“诸位父老乡亲,本官今日特为销盐之事到此。现朝廷推行盐法,盐乃民众生活之必需。据说你们抵制销盐,对抗官府,不知情由从何而起,望诸位就实相告,本官好秉公办理。”
  
  过了一会儿,刚才被松绑的那位老汉上前施礼道:“老爷恕罪,并非小民有意对抗官府,抵制销盐,实在是没法子呀!以往我们这里有米,可是私商贩盐,盐贵如油,我们买不起。现在官府派盐,虽说便宜,可米全被征了,哪还有钱买盐呢?望老爷明断,我等感恩不尽。
  
  黄庭坚边听边默默点头。
  一位老妇拖着孙女儿上前诉道:“老爷有所不知,里正等借销盐之机,敲诈勒索,欺凌百姓,逼得我们好苦啊!”一青年汉子也上前说:“衙役不分情由,强行派盐,我等买不起,就今天牵我们的牛,明天又来赶我们的猪,搞得山民鸡犬不宁,百姓怨声载道啊!”数字泰和黄庭坚听后,怒视里正道:“果有此事?”
  里正无法狡辩,只一个劲地磕头:“小人有罪,小人有罪,听候老爷发落。”于是,黄庭坚限令里正三天之内把勒索山民的钱粮和牛猪如数归还百姓。并且对百姓们说:“从今日起官府执行盐法,一律自由买卖,决不为难百姓。”山民们听后拍手称快。
  从此,大蒙笼生产发展,百姓安居乐业。只要一说到黄庭坚,个个赞不绝口,称他是为官清正、体察民情的“黄青天”。
  后来,泰和人民深感黄庭坚的清正廉洁,亲民爱民,就把泰和县城广场西南面的一条道路命名为“山谷路”,以纪念这位清官、好官。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