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天传(四十二)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白衣公子复姓闻人,单名一个上字,出生在临江县一户商贾家庭。十六年前,父母在去高丽做瓷器生意的途中,不幸被强匪谋害。昧心管家吴忠欺闻人上、闻人长兄弟少不更事,竟擅自变卖了主人的大部分家产,卷款潜逃。
卫天传(四十二)

神话故事

  
  大闻人长三岁的闻人上为了供弟弟继续读书,不得已离开了学堂,投到了赫赫有名的楚木匠门下学手艺。勤奋钻研的闻人上深得师傅欢喜,在楚木匠的精心点拨下,几年光景,他的技艺便胜于蓝了。
  
  闻人上也看出楚木匠有心将女儿许配与他,但为了专心供弟弟求取功名,终究舍弃了师傅的美意,他的婚事也就此一拖再拖的耽搁至今。
  
  闻人长可从不理会哥哥的难处和良苦用心,不求上进的他在十八九岁时才侥幸的考取了秀才。可是又一连折腾了八九载也没混上个举人。今年又恰逢乡试,且离考期日近。闻人上早就做好了还像前几年那样陪弟弟去赶考的准备。
  
  但事不凑巧,村中曾多次接济过兄弟二人的谢员外,因临时决定提前迎娶三姨太,所以便请闻人上帮其赶制家具。感恩戴德的闻人上不好意思推却,只得勉强答应了。可是这样一来,他就无法与闻人长同去省城了。
  
  闻人上在送走弟弟的第六天,一个与闻人长结伴去赶考的乡邻青年便匆匆返回,告知他弟弟已独自岔路去了祸水潭,并说弟弟还声称只要能一睹水妖的芳颜,这次考试就不会名落孙山。
  
  闻人上获悉后,是既寒心又担心。他也模糊记得闻人长曾无意间提及此潭,但闻人上怎么也没料到这不郎不秀的弟弟竟还动了真格的。
  
  虽然那首流传久远的童谣已唱出,祸水谭中潜伏着个食人心脑的水妖,却并没说明那还是一个女妖,且是一个漂亮得能羞死貂蝉、气煞西施的女妖。尽管见水妖一面会冒失心丢脑的风险,但每年仍有部分君子和若干小人不计代价的去感触那种要命的美丽。
  
  闻人上胯下的马儿不能说不快,但仍是迟了。
  
  马儿看到头破膛开的闻人长横尸祸水潭边,惊叫着狂奔而去。
  
  闻人上去死死的抱着弟弟不肯放开,他不去想不争气的弟弟曾经是如何的令自己一次次的失望,只是搜肠刮肚的一遍遍的去回忆闻人长那点滴的好处,并将它们无限放大。
  
  闻人上时哭时笑,时静时叫,他不知那去了哪儿的弟弟该向谁去要。
  
  离去的,痛苦已结束;留下的,伤心则刚刚开始。
  
  风向条牧羊的犬,赶跑了那群调皮的山岚,裸出了一汪的澄碧。虽然绝少见过形状如此规则的圆潭,但闻人上却没有心情去考虑这究竟是人工的,还是天然的。
  
  闻人上正泪眼迷离的望着面前这座直径约百余丈的湖泊发呆,突然,潭中央有位着宝蓝色衣裙的女子已缓缓将大半个身子浮出了水面。那宽阔的裙摆铺展开来,似一个巨大的团扇,令人奇怪的是那一袭蓝衣竟始终保持着未透水时的干爽。
  
  蓝衣女子如一尊端坐在莲花上的菩萨,半沉半浮的漂到了距闻人上最近的岸边。
  
  直觉告诉闻人上,这位仪态万方、衣香楚楚的女子肯定就是那童谣中所唱的水魅了。
  
  闻人上刚刚经历了切肤之痛,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你这妖中之魁,还我兄弟!”
  
  仇满恨足的闻人上跑到潭边纵身跃向那潭中女子。只听‘砰’的一声,闻人上竟被那轻丝薄缎的裙摆接住,如同落在了一面牛皮鼓上,慌乱中他急忙伸直双臂,左右摇摆,刚找到平衡站稳了脚跟,欲与那水妖拼个你死我活时,那女子却径自在原地旋转了起来,随即飘离水面的裙摆一下便将闻人上高高扬起并扔到了岸上。
  
  闻人上从地上爬起来还没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立刻被一股神力所钳制。他不光行动难以自如,且连一个字也说不出了。更令闻人上难堪的是他越不想正视那妖孽,目光却越是无法从那个令人心荡神摇的‘水中佳丽’身上移开了。
  
  “这位公子,我犯下了令你们手足永诀的深重罪孽,当然也晓得说多少句对不起都于事无补了,但我还是要说:真是对不起啊!”蓝衣女子向闻人上深深地鞠了一躬,又将那天籁般的佳音妙语直灌入他的耳中:“千万年来,虽然我屠男戮女、杀人如麻,但这的确都非我所愿,实属无奈之举。我明白,无论如何我也无法洗净手上那烈烈血腥了,但我却从未打算为自己开脱罪行,当然就更没指望谁来帮我结束这场万载凶梦了,只要公子能给我一个揭示真相的机会,不像万千前人那样误解我,小女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闻人上本无心听她‘花言巧语’,可此时却是身不由己、别无选择了。更何况水妖那动人的声音也的确让人难以抗拒。
  
  “很久以前,不周山倒,九重天破······”
  
  当时女娲救了汉夫、云姬与怒婴后,匆匆离开了长白山,终于在东海外的天台仙山寻到了大面积的五色土,她又借来了太阳神火,历时九日九夜,炼就了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五色石。当她又历时九日九夜,只剩最后一块石头就要将天空修复一新时,女神突然又记起了曾经向自己求援的汉夫他们几个。
  
  尽管是汉夫他们几个没有按照女娲的吩咐去做,但女神仍不愿食言,所以她暂时停了下来,辗转又来到了长白山的老龙岗,当女神正四处寻找那三个求救者时,只见那天空的小缺口已被天水冲击的越来越大,而且还由一个长方形变成了圆形,显然那块被搁置在天台山中汤谷峰顶的巨石已无用武之地了。
  
  此时,女娲已没有时间去履行自己的承诺了。
  
  女娲用身后的蛇尾插进身旁的花岗岩,飞跑着切出了一个巨大的圆,然后又用那血淋淋的蛇尾撬出了这巨石,遂将天空严丝合缝的修补完整了。
  
  元气殆尽的女娲徐徐从空中落下,当她坠至那个因被自己取走了补丁而遗留下来的巨坑时,受伤的蛇尾竟褪尽,长出了一双人腿。
  
  女神瘫软的侧卧在坑底,周身的汗水将那坚硬的岩石浸湿润透,以致女神的身体也深深地嵌入其中。
  
  女娲补好天空以后,山神想肯请她帮自己索回那竿被怒婴抢走的赶山鞭。丢了鞭子可不仅仅是少了一件兵器那么简单,重要的是还会失去做山神的资格。
  
  然而女娲实在是太累太累了,谁不知补天绝非补衣,即劳心又费力。疲乏不堪的女娲卧在石坑中睡的是如此香甜,山神围着巨坑绕了一圈儿又一圈儿,终未忍心叫醒女英雄而默默地走开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