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莎和老槐树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小莎趁着暑假回到了老家揭阳,回到了阔别近两年的家。她到了的第一晚便开始在村子里逛着,走了好久好久,看了很多小时候玩耍过的地方,小时候害怕的废厂房,还有村子里那棵巨大的老槐树。

小莎在老槐树的身上找到了她小时候刻下去的记号,那是一个笔画歪歪咧咧的“早”字,小时候刚上完鲁迅的课文后急忙跑到老槐树刻下痕迹的那个小孩的身影仿佛历历在目。

小莎用手抚摸着老槐树光滑的表皮,沉醉在回忆的河流中不肯苏醒。微风从遥远的山脉吹来,拂过树叶,扬起她的发丝,带来了湿润又有些甜味的空气。小莎此刻闭上了眼睛,用手细细感受这老槐树的脉动,仿佛树皮内流动的树脂具有着无穷的生命力,她能感受到槐树此刻悲凉又寂寞的心情。一整个夜晚衬托着月光,她都安静的陪伴着老槐树,知道手电筒划破夜空,家人慌乱的赶来,才将她带回了家。

此后,小莎像着了魔一般天一亮便腻在老槐树的身边,不管家人如何拉扯都不愿意离开,家里人心里怕是这孩子被什么脏东西缠住了,急忙托人叫来了村里的神婆。

中午太阳最毒的时候,神婆骑着电瓶车姗姗来迟,尾随她来的还有村里无数的小孩子。神婆快步走到小莎的面前,用双手抱住她的头,将额头抵住小莎的额头,闭上眼似乎在感受什么。而小莎则是一脸的惊恐看着神婆和她近在咫尺。四周的小孩此刻安静了下来,聚精会神的看着二人的动作,生怕漏掉什么。

约一刻钟,神婆将额头移开了,伸出手指扒开小莎的嘴巴,将舌头拉出口外,细细观察着。又将小莎的眼皮撑开,看着露出的眼白似乎在寻找什么。随后起身告诉小莎的家人,这孩子被树精入体,必须尽快带到庙里处理,否则便来不及了。家人一阵慌乱,急忙叫来三轮车,拉着孩子去县城的一间龙王庙。

在灯火通明的夜里,小莎在僧侣的鸣唱中痛苦挣扎,她突然瘫倒在地,望着窗外皎洁的月亮失了神,似乎顿时忘记了所有,只是静静的看着,直到眼泪冲出眼眶。僧侣看着她的眼泪松了一口气,将她搀扶起来,画了几张符咒嘱咐家里人带回去让她和着水喝下去,能保她平安。家人一阵道谢,付了香油钱回了家。事件似乎会在这里告一段落,然而令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并将恐惧扩散到整个村子里。

第二天家人醒来的时候,发现小莎并没有躺在床上,心里暗叫一声不好,急忙四处寻找起她来。然而奇怪的是,大门依旧紧锁着,小莎的鞋子依旧放在鞋柜上,人却神秘消失了。家里人匆匆赶到老槐树边,四处寻找了半天,都没有发现小莎的踪迹。家里人急忙报了警,并在村口的广播上持续发布寻人启事。

一天过去了,小莎依旧没有任何线索,警方在小莎的家中调查了很久,确定并不是一起绑架案。并开始往入室杀人案的方向调查。然而在当天夜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位放牛的老汉夜里赶牛回家的时候路过老槐树,意外发现槐树的树枝上有女人的脚,吓得差点滚入路边的排水沟里。所幸警察此刻还在调查小莎的案子,并没有离开村子,当即立刻赶了过来。推开手电筒往树上一照,只见一个约十五岁的小姑娘双手低垂,在树上上吊死了。而勒死她的不是绳索类的物品,而是树枝!警察一开始便锁定这会不会便是小莎,当即叫来小莎的家人辨认,意外的是,这并不是小莎。

待到天明的时候,死者的家人前来认人,当场痛哭不停。死者家属说道他们是今天早晨才发现小孩不见的,家里的大门紧锁,小孩的鞋子也还在,人却神秘消失了。他们刚想报警,有人告诉他们槐树下死了人,让他去辨认一下。没想到死的正是他失踪的女儿。因为两起案子很是类似,警方觉得这棵槐树或许是破案关键,急忙调派人手仔细搜查这棵槐树。当天夜里,当最后一名警察也抽完最后一支烟准备返身回家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树枝上传来一阵挣扎的响动。抬头望去,一个穿着背心的小男孩颈部被树枝缠住,在上面痛苦挣扎着。那警察吓得快尿一地,急忙拿起无线电呼叫起来,而自己则壮着胆爬上了槐树。

约莫十分钟后,警车穿过夜空赶了过来,警察们开启手电筒往树上照去。只见一个留着平头的小男孩吊死在树上,而在小男孩的旁边,是一个伸出手搭在小孩肩膀的警察,他也同样吊死在上面了。警察们被眼前的情景吓坏了,纷纷不敢靠近槐树一步,就这样四散回到了警车里,待到天亮的时候,才敢上树将两个人解下来。

警察此刻已经很确定这棵树是有问题的,当即联络起了村里的村长,告诉他叫几个壮丁过来,带上伐树的工具,把这棵树给砍了。村长在电话另一边说到,这树怕是成了精,就这样砍了怕会怨气不散,以后村子怕会出现很多怪事。警察一听,便说道,这树必须要砍,以后有怪事你们自己解决。村长一听当场汗如雨下,便提出一个两全的方法,把村里的神婆叫来,为树做上一场法事,先压住树的怨气,以后应该会好解决一些。警察听不得这些封建迷信的话语,见村长这么执着,便答应了下来。

不一会,神婆骑着电瓶车赶了过来,尾随其后的有一大群坐着三轮车的僧侣和一群看着斧头和绳索走路而来的壮汉。僧人围着槐树席地而坐,点起焚香,低声念起咒语。而这一念,便念了大半天,待到黄昏的时候才停下。随后壮汉们矫健爬上树梢,系好绳索,几人拉着绳索,几人带着锯子和斧头便往树上招呼过去。锯子越来越往树干深入进去,突然,一阵红色的浆液在树上的切口流淌而出,众人当场吓了一跳。几个胆大的用手抹了抹红色浆液往鼻子上一闻,当即不可思议的愣在原地,那竟然是血液的味道。村民们赶忙拔出锯子和斧头,往树的切口深处望去,一人突然惊呼,树干的中央好像有人在中间,还穿着衣服呢。

警察对人们呼叫到,或许还没死,赶紧把人救出来。

村民们费力的拉扯着锯子,斧头砍地木屑飞溅。终于在众人的努力中,老槐树被人拦腰截断,而在树干中的人也露出了其真面目,那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身上的皮肤已经发白,看样子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

警察突然感觉有些眼熟,对着身上带着的照片一辨认,这人便是失踪两天半的小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