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河水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把自己煮了

夜深之时,两个学生迅速跑出校门口,来到离学校一百米之外的一块阴森而又空旷的荒地上。

“还好,没耽误什么,你看,苗浩就在那里。”姚其正指着荒地一角蹲着的一个男生,对吴段段说道,“傍晚的时候,我就觉得苗浩不正常,你还不信,现在你信了吗?”

吴段段没吭声,一双眼睛紧盯着苗浩。苗浩先是拿出一卷大白纸,叠成一个一尺多高一尺多宽的正方体大盒子,然后又拿出一个大玻璃瓶,玻璃瓶里装了整整一瓶像墨一样黑的液体,他把瓶里的黑色液体全倒进了纸盒里。

苗浩点燃火,把空纸盒架在火上煮了起来,然后,捡了一根小树枝,开始在纸盒里不停地搅拌。此时,苗浩的一张脸,在火光的衬托下,闪烁着兴奋而又诡异的光芒。

吴段段愣了一下后,从躲藏处站起来,朝苗浩跑去。姚其正一伸手没拉住吴段段,只好跟在吴段段后面,也跑了过去。

“苗浩,你大脑受了什么刺激,怎么做出这么诡异的事情来?”吴段段惊恐地问道。

“诡异的事情?不!不。”苗浩摇了摇头,说道,“我恨自己长得丑,瘦得还像根竹竿似的,所以我要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可是正常情况下,一个人要想变帅,是很难做到的,幸亏一个高人指点了我。”

苗浩神秘地笑了笑,张了张嘴,还想继续说什么,扭头一看,纸盒里的黑色液体已经烧开了。他连忙闭上嘴,迫不及待地走进纸盒里,盘腿坐在沸腾的黑色液体中。

姚其正和吴段段都看傻了,愣愣地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等到他们意识到不对劲儿的时候,苗浩的整个身体已经溶化在黑色的液体里了。

目睹这一幕,可把姚其正和吴段段吓坏了,两人站在原地双腿不停地哆嗦着,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火灭了,黑色液体停止了沸腾,周围又重新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姚其正和吴段段互相望了对方一眼后,壮着胆子走到了纸盒前,同时弯下腰观察起纸盒里的黑色液体来。

突然,一个圆圆的东西,从黑色液体里冒了出来,姚其正和吴段段吓得尖叫一声,同时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上。

从黑色液体里冒出来的竟然是一个人的脑袋,紧接着,是颈部和躯干的上半部分。

“嘿嘿,我脱胎换骨了。”这个人望着姚其正和吴段段,咧开嘴阴森森地笑了。

“鬼、鬼啊!”姚其正吓得毛骨悚然,抬起右脚就朝纸盒上踢去。“咚”的一声,纸盒踢翻在地上,没完全冒出来的这个鬼,惨叫一声,重新溶入黑色液体中,随着黑色液体流淌到地上。

这个鬼挣扎着还想从黑色液体里冒出来,然而,这些黑色液体很快顺着泥土的缝隙,渗入到了地下。   姚其正和吴段段互望了一眼,长松了一口气。

一个骷髅鬼   姚其正把吴段段送回寝室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寝室。室友刘理没睡,正躺在床上发呆,一见姚其正回来,像是受到惊吓似的,双眼慌乱地朝姚其正床底下匆匆一瞥,就闭上了眼睛。

姚其正感觉莫名其妙,本想把苗浩的事跟刘理说说,见此就闭上了嘴。睡觉前,姚其正想到了刚才刘理诡异的眼神,就探出头朝床底下看去,顿时吃了一惊——床底下,竟然乱七八糟地放着一小堆枯枝败叶。

显然,这些枯枝败叶就是刘理放的。姚其正心一动,似乎明白了刘理的用意,脸上露出恐惧的表情。

夜渐渐深了,确定姚其正熟睡后,刘理无声无息地爬下了床,同时手从被子下抽出一个小玻璃瓶来,玻璃瓶里装了一瓶漆黑如墨的液体。

刘理蹑手蹑脚地走到姚其正床前,轻轻打开玻璃瓶瓶盖,把里面的黑色液体沿着姚其正身体的四周倒下,很快,这些黑色液体就被床上的被褥吸了进去。

刘理阴阴一笑,“嚓”的一声,燃起了一根火柴,就要点燃床底下的枯枝败叶。姚其正再也忍不住了,一挺身跳下床,一口吹灭了刘理手中的火柴,愤怒地责问道:“刘理,你什么意思?我们俩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这么恨我,非要把我烧死不可?”

“不,姚其正,你误会了。这一小堆枯枝败叶,离床板还有一大段距离,还没等床板烧热,枯枝败叶就烧完了,你想想看,怎么能够烧死你呢?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周围出现鬼了,我这样做,是想看你有没有被鬼附身。”

说到这里,刘理脸露恐惧之色,瞧了瞧周围压低声音说道,“我在你身体周围浇下的那瓶黑色液体,是一种特殊溶液,沸点很低,遇热就会沸腾。这种黑色液体一旦沸腾后,能把一切不管以何种方式存在的鬼,都剥离出来溶化掉。”

“你知道我们中间出现了鬼?”没容刘理回答,姚其正一连串地惊问道,“还有,这种消灭鬼的方法,你从什么地方听来的,这瓶黑色液体又是什么液体?”

“昨天晚上,我从网吧出来时,夜已经很深了,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当我走到离学校不远的十字路口时……”说到这里,刘理的嗓音突然颤抖起来,显然遇到了什么恐怖事情,他稳了稳神,继续叙述起来:

“刘理!”一声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喊声,把刘理吓了一跳,他四处看了看,发现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心顿时一紧,悬到了嗓子眼儿。

同时,一个骷髅鬼凭空出现在刘理的面前。刘理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就要跑,不料骷髅鬼说了一句话,把刘理吓得停下了脚步。

她不是人

“你如果不想活命,就跑吧,你今夜必死无疑。”骷髅鬼这番话,果然把刘理吓住了,它阴阴一笑,继续说道,“我是一个好鬼。但我有一个同类,它是一个恶鬼,为了害你们,它已经混入了你们当中,你如果想活命,就照着我说的去做。”

骷髅鬼掏出一个装着黑色液体的玻璃瓶,递到刘理的手中,它告诉刘理,黑色液体是阴间奈河里的水,只要稍微加点热就会沸腾,沸腾后的奈河水,只要有一点沾在鬼身上,就能把鬼溶化掉。

不过同时,骷髅鬼也告诉刘理,奈河水沸腾后,还有一种功能,如果是活人沾上了,能让活人骨骼溶化重组,如同凤凰浴火重生一样,变成一个新人……“对这个骷髅鬼的话,我既不敢全信,也不敢不信。比如奈河水能让人如凤凰涅槃般重生这个说法,我就根本不相信。但我相信有鬼混入到我们当中,这几天苗浩种种不正常的表现,更验证了我心中的猜测。”

刘理最后说道:“本来今夜我是准备用这种方法,看看有没有鬼附在苗浩身上,可苗浩迟迟未归,所以才决定先在你身上试试。”

“对了,苗浩一定也遇到了那个骷髅鬼,他选择了让自己重生的那种方法。”姚其正大吃一惊,把刚才在荒地上看到苗浩自己煮自己的一幕,跟刘理说了一遍。然后,后悔不迭地说道,“我真不该一脚踢翻了那个纸盒,说不定苗浩真的脱胎换骨重生了。”

“别瞎扯了,人都化成了那样还能重生吗?我不信。”刘理摇了摇头,刚要继续说话,突然,一阵怪异的声响,从地底下传来,紧接着,寝室地面的缝隙中,冒出一股股黏稠的黑色液体。

这是什么情况?姚其正和刘理吓蒙了,愣愣地看着地面。随着黑色液体越冒越多,从黑色液体里钻出一个只有脑袋和半个身躯的鬼。这个鬼用手一抹脸色的黑色液体,一个熟悉的男生面容出现在姚其正和吴段段面前。

“张、张强,你、你不是死了吗?”刘理恐惧地叫道。

“他是鬼,快跑啊。”姚其正尖叫一声,拔腿就朝门口冲去。

“姚其正,别跑!我不是张强,我是苗浩。我不怪你,但我恨吴段段,是她害了我。”鬼操着苗浩的嗓音说道,姚其正和刘理一听,停下了脚步。

“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我的话,我现在也来不及给你们解释了。”苗浩继续说道,“你们马上再去那块荒地看看,我相信看过之后,你们一定会相信我的话。”

说完,苗浩又重新溶化在黑色液体中,随着黑色液体渗入到地下。姚其正和刘理相视一眼后,走出寝室大门,朝荒地跑去。

骨骼重组

黑暗的荒地中央,一个半人多高的纸盒正架在一堆火上烧着,纸盒里的黑色液体早已沸腾。沸腾的水汽笼罩着吴段段的脸,显得诡异极了。

姚其正和刘理跑到荒地边,一看到这种情况,惊得心一下子就揪紧了,两人连忙找了一个黑暗的地方躲藏起来。

“又可以痛快地洗次澡了,不然腐烂起来就难闻死了。”吴段段自言自语一番后,双手一抓脑袋,然后用力一拧,“啪”的一声,颈椎折断了。在寂静的荒地里一下子就传到了姚其正和刘理的耳朵里,两人吓得一哆嗦,恐惧地看着吴段段把自己的脑袋扔进了纸盒里。

紧接着,吴段段把自己双腿、躯干一一掰断,扔进了纸盒子里。伴随着最后“扑通”一声响,吴段段的双手也跳进纸盒里,溅起了一堆水花。很快,吴段段身体各部分溶化在黑色液体里,一会儿工夫,一个完整的吴段段从黑色液体里钻了出来。

显然,苗浩没说谎,吴段段确实是一个鬼。姚其正和刘理两人吓得够呛,哆嗦着双腿离开了这个地方,朝学校赶去。

姚其正和刘理回到寝室,相视一眼后,姚其正对着空气喊道:“苗浩,我们现在知道吴段段是一个鬼了,刚才你没时间跟我们解释这一切,现在有时间了,我们想听你的解释。”

姚其正话音刚落,就有黑色液体从地下冒出,半个苗浩现身了,但容貌仍然是张强的容貌。

“张强是半个月前得绝症死的,你口口声声说你是苗浩,那你的容貌为什么是张强的容貌?”刘理一见,迫不及待地问道。

“这个就是整件事情的关键。”苗浩长叹一声说道,“在十字路口下的那个骷髅鬼,就是吴段段变的。它给我和刘理的那瓶黑色液体,根本不是奈河水,而是张强骨灰、尸油和水的混合物。

吴段段和张强生前就互相欣赏,张强得绝症死后,吴段段悲痛欲绝,后来不知怎么就死了。吴段段死后变成了鬼,她决定把张强游荡的魂魄也变成一个实体鬼,因此就用张强骨灰、尸油和水配制的黑色液体引诱我和刘理。

这种黑色液体,能溶化任何活人的躯体。当这个活人躯干溶化后,隐藏在骨灰里的张强魂魄,就会随着黑色液体进入到这个人的躯干里,进行骨骼重组。

最终借助这个活人的躯干变成了一个实体鬼,和吴段段永远厮守在一起。   幸运的是,就在张强借我的躯干进行骨骼重组时,姚其正一脚踢翻了纸盒,打断了这种骨骼重组,因此,我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因此我虽然拥有张强的脸,但我成形后的脑袋和小半个躯干,却没有被张强的魂魄控制住……”

听到这里,姚其正吓得后脊梁直冒冷汗,显然,吴段段是做了两手准备,万一张强借助苗浩骨骼重组失败,还有刘理这个希望。如果不是姚其正警觉的话,今夜他很有可能就被刘理害死了,他的躯干也肯定早已被张强进行骨骼重组了。

“对了,我有一个疑问还不明白。”姚其正眉头一皱,不解地问苗浩,“既然把活人骗进沸腾的黑色液体里,是为了让张强变成一个实体鬼,那刚才吴段段为什么也要跳进这种黑色液体里?”

“吴段段这个鬼诡计多端,谁知道她又在搞什么鬼?”苗浩愣了一下,慌忙说道,“我得赶快走了,要是让吴段段知道我告诉了你们这些事,它不会饶了我的。”

说完,苗浩一缩身,溶化在黑色液体里。

遭了暗算

“我一直对吴段段情有独钟,也一直以为吴段段对我有意思,没想到到头来只是我的一厢情愿而已。”姚其正一屁股坐在床上,沮丧地对刘理说道,“现在就算知道吴段段是一个鬼,我们又能怎么样呢?”

“有办法,我们应该自救,杀了吴段段这个鬼。”刘理咬着牙说道,“白天阳气重,是杀鬼的最好时候,明天中午,你把吴段段骗到学校小树林里,我们联手杀了它,怎么样?”

姚其正思考了半天,长叹一声,点了点头……

第二天中午,姚其正如约把吴段段骗到了小树林里,他故意在前面吸引吴段段的注意,让刘理从吴段段的背后跟了上来,掏出水果刀,一刀刺进了吴段段的后背。

按照约定,姚其正此刻也应该掏出水果刀,从正面直刺吴段段的心脏,这样才能让吴段段魂飞魄散。然而,关键时刻,姚其正右手高举着水果刀,却迟迟不忍下手。吴段段缓过神来,她强忍着疼痛,反手一巴掌打在刘理脸上,同时一伸手,抓住姚其正的头发,一使劲儿,拽下了姚其正一大把头发,转身跑进了树林里,瞬间就没了踪影。

“你为什么不下手杀了吴段段?”刘理气愤地冲姚其正叫道。

“让吴段段就此魂飞魄散,太残忍了,我、我实在下不了手。另外,我心中还有两个疑问,一直得不到解答。”姚其正摸了摸疼痛难忍的头皮,摇了摇头说道,“一是,既然吴段段是个实体鬼,为什么她不亲自动手帮助张强借活人骨骼重组变成实体鬼,而非要转个弯,骗你和苗浩去做呢?二是,苗浩要我们亲眼见证吴段段是个鬼的事实,而他却不知道吴段段为什么也要跳进沸腾的黑色液体里,这是不是太令人费解了?”

“你想那么多干什么?不管怎么样,吴段段是一个鬼总是事实。今天你不杀它,明天你就会后悔的。”说完,刘理气呼呼地走了。

当黑夜再次来临的时候,折腾了一天一夜的姚其正和刘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姚其正一个激灵醒了,他感到很不对劲儿,猛地一睁眼,从床上坐了起来,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姚其正正坐在沸腾的黑色液体里,双腿早已被溶化了,此时就算他想逃,也逃不掉了。

“床相当于锅,在床底下那些枯枝败叶的燃烧下,我浇在被褥里的黑色液体正在沸腾,嘿嘿,你离死不远了。”刘理阴笑着说道,“姚其正,你不要恨我,我和吴段段一样,也是被张强这个鬼魂逼迫的。要恨,你就恨张强吧!如果我今夜不帮张强变成一个实体鬼,张强一定还会逼吴段段对我们下手的。你今天的下场,明天很有可能就会发生在我身上,我不敢冒这个险。”

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儿一点儿被溶化,姚其正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他千想万想却没有想到,会被自己的室友害死。

变成了一个实体鬼

当姚其正整个人全部溶化于沸腾的黑色液体里后,另一个人慢慢从黑色液体里冒了出来。等到这个人全部冒出来后,他一抹脸上的黑色液体,张强的面容就清晰地显现出来了。

“哈哈,我有身体了,这下可以和吴段段长相厮守了。刘理,你做得对,姚其正死了,你就安全了!”张强一纵身跳到地面,得意地对刘理说道,“我死后痛恨命运对我不公,心中聚积的怨气,让我变成了一个鬼魂,在通往阴间的路上,我盗取了奈河里的水跑回阳间,终于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了。我爱吴段段,为了和吴段段长相厮守,我逼死了吴段段,让吴段段变成了一个实体鬼。变成实体鬼后的吴段段,身体隔一段时间不洗,就会腐败发臭,而我从阴间奈河里偷来的水,正好可以清洁鬼的身体。

我利用奈河水,成功地控制住了吴段段,然而,由于吴段段一直深爱着姚其正,不管我怎么威逼,她就是不肯加害姚其正。我不想把吴段段逼得太甚,就转而求其次,要她加害你和苗浩中的一个。我要成为一个真正拥有自己身体的实体鬼,而不是那种通过简单附魂得到的假实体。

就在我借助苗浩躯体即将成功时,姚其正一脚踢碎了我的梦想。我只好利用苗浩骨骼重组得来的一小部分实体,冒充苗浩把吴段段是个鬼的秘密告诉你们,争取得到你们信任,为下一步计划的实施做好准备。

可是我没想到你们会杀吴段段。幸亏你们没成功,否则我还怎么和她长相厮守?更令我没想到的是,你比起姚其正来,简直就是一个软蛋,我只是稍稍吓了吓你,你就答应帮我,哈哈哈……”

“我帮了你,你就放过我吧!”见张强狞笑起来,刘理以为张强要杀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张强面前,连连求饶。

“杀了你,为什么?我才不愿脏了自己的手。”张强笑了一声,一闪不见了。

尾声

感觉安全之后的刘理,从没有像今夜睡得这么香。忽然,一个激灵,刘理惊醒了,坐起来睁开眼一看,顿时吓得胆战心惊。

“我把姚其正的头发烧成灰后,和尸油、水混合在一起,浇在你床上,至于我为什么这么做,也许你比任何人都明白。”吴段段站在刘理的床前,一脸阴笑着说道。

刘理低头一看,床上满是沸腾的黑色液体,他的下半身早已经溶化在这些黑色液体里。刘理一颗心拔凉拔凉的,他知道自己完了。刘理整个身体全部溶化于黑色液体后,姚其正从黑色液体里冒了出来。

“变成一个鬼也好,这下就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天不老地不荒,我们的爱就永不变色。”姚其正望着吴段段,深情地说道。

“不能放过张强,我们两个对付他一个,他一点胜算的可能都没有。”吴段段笑着说道,“更关键的是,我们要把他手中剩余的奈河水抢来,这些奈河水足够我们用很长时间。”

姚其正点了点头,牵着吴段段的手,飘出门外,找张强算总账去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