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脑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别去浴池洗澡

晚上,章万舟和毛勇准备去校外的浴池洗澡,正拿着毛巾向外走时,却被郑宾拦住了。

“你也要去洗澡吗?”章万舟以为郑宾也要跟着去,便好心地让他去拿条毛巾。

郑宾一脸惊慌地说:“我劝你们别去那家浴池,那里闹鬼。”看着章万舟和毛勇一脸诧异的模样,他继续说道,“我可是亲眼看到有人洗澡时,身上的皮都脱落下来,露出了血淋淋的肌肉组织。结果他一点儿都不在意,像穿衣服似的把脱落下来的皮重新穿回了身上。”

章万舟和毛勇听后对视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章万舟都笑出了眼泪,他拍了拍郑宾,说道:“哥们儿,你是不是恐怖电影看多了,这个世界上哪有人洗澡会洗掉皮的?真是搞笑!好了,你要是不去,我和毛勇可去了。”说完,他便和毛勇走出了寝室。

郑宾见两人不相信他的话,急得胀红了脸,在两人身后大喊道:“不听好人言,吃亏在眼前。你俩一会儿若真出什么事,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

章万舟和毛勇根本没把郑宾的话当回事,很快来到校外浴池,洗起了澡。

洗着洗着,章万舟无意间一侧头,看到一个人在洗头时,突然将自己的头皮拽了下来,拿在手中揉搓起来。

这一幕顿时让章万舟感到头皮瞬间奓起,他正要告诉毛勇时,却听对方突然“啊”地大叫一声。章万舟吓得双腿发软,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

毛勇指着一个洗澡的人,浑身发抖地说道:“鬼、鬼……”

章万舟顺着毛勇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男人竟然用力地将自己的脑袋掰成两半,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脑仁儿。

莲蓬头里的水浇在那白花花的脑仁儿上,瞬间冒起了一团白雾。几秒钟后,那个人又将脑袋合上,转头冲章万舟和毛勇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章万舟和毛勇此时不得不相信郑宾的话了,这家浴池真的闹鬼。他们疯叫着就要往外跑,可是双脚就像被胶水粘在地上般动弹不得。

正在这时,浴池里的灯一下子灭了,室内顿时陷入黑暗之中。

章万舟急切地喊道:“毛勇,你还在吗?”

等了一会儿,没有得到毛勇的回应,章万舟又喊了几声,可是回应他的只有莲蓬头里喷洒出的“哗哗”水声。

脑仁儿太小

章万舟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发现自己可以走动时,浑身发抖地一步步朝门的方向走去。

终于从闹鬼的浴池里逃出来,章万舟急匆匆地跑回了寝室。他看到郑宾正躺在床上看手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不好了,毛勇出事了!”

郑宾一下子坐了起来,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章万舟心有余悸地将在浴池里发生的事讲了出来。

郑宾听完,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无比。

“怎么办啊,毛勇不会被那里的鬼弄死吧?”章万舟急得在寝室里走来走去,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郑宾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此时已经到了夜里十一点半,正是鬼魂出没的时间。他满是无奈地说道:“我早告诉过你们别去那里,你们就是不听。现在回浴池找毛勇的话,恐怕会遇到更多的鬼,到那时咱俩的小命都保不住,只能等明天再说了。”

章万舟一听,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瘫坐在了床上。如果不是他提议让毛勇跟着去浴池洗澡,毛勇也不会出事。

两人都躺回了床上,盼望着时间能过得快点儿,天亮之后好去浴池里救毛勇。不知不觉,两人都睡着了。

正在这时,寝室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章万舟被这声响惊醒,眯着眼睛朝寝室门看去,见一个人走了进来。由于室内光线很暗,他只能看清对方头上露出了一片白花花的东西,看上去很像脑仁儿。

这一发现让章万舟立刻想起在浴池里看到的那个鬼,顿时吓得睡意全无。

章万舟不敢出声,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鬼。那个鬼走到郑宾的床前站住,俯身在郑宾的脑袋上嗅了嗅,随后幽幽地说道:“这颗头的脑仁儿太小了,我得看看那颗头去。”说完,它便朝章万舟的床铺走来。

章万舟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恐惧,大叫一声跳下床,跑出了寝室。当他来到宿舍楼下时,正好看到室友齐赫回来,他惊恐万分地跑过去,语无伦次地说道:“你千万别回寝室,有个鬼在寝室里找脑仁儿呢。”

齐赫在听到“脑仁儿”三个字时,脸色立刻变得煞白无比:“不会吧,那个鬼已经来咱们寝室了?”

章万舟听他话里有话,再三追问,才从对方口中得知了另一件惊人的事:

刚刚齐赫回学校时,从浴池门口经过,赫然看到一个鬼从浴池里飘了出来。

离近了,齐赫才惊恐地看到,那个鬼的上半部脑壳竟然裂开着。

齐赫很想逃走,可是身体却像被钉住般根本动不了。正在他害怕得不知所措时,那个鬼来到他的面前,探头在他的脑袋上嗅了嗅。

齐赫早已吓得浑身发抖,本以为自己就要被鬼弄死时,却听那个鬼说道:“你的脑仁儿太小,根本不够我用。”随后,它便消失不见了。

齐赫心悸地讲完,却在这时惊愕地发现那个鬼不知何时竟然出现在了章万舟的身后,正在章万舟的脑袋上用力地嗅着。

你的脑子臭了

齐赫浑身颤抖地指着章万舟的身后,大叫道:“鬼、鬼啊——”

章万舟被齐赫的尖叫声惊得浑身一抖,慢慢地回过了头……

“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啊!”章万舟吓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步步地向后退着。

只听那个鬼冷笑道:“我刚刚嗅出你的脑仁儿很大,只是它现在臭了,我得带回去洗洗才能用。”说完,它便朝章万舟伸出手,作势要将他的脑袋掰开。

章万舟已经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齐赫却反应过来,急忙抓住章万舟的手,喊道:“快跑啊!”

章万舟踉踉跄跄地跟着齐赫朝学校外面跑去,边跑边回头,只见那个鬼仍紧紧地跟在身后。

“怎么办啊,那个鬼还跟着咱们呢?”章万舟一脸惊恐地说道。

齐赫也很害怕,虽然那个鬼说他的脑仁儿比较小,没有对他怎么样,但他不想眼睁睁地看着章万舟被鬼害死。

“去人多的地方,那里阳气重,鬼就不能把咱们怎么样了。”齐赫提议去网吧,那里人多,阳气一定很重。

跑进网吧,章万舟气喘吁吁地朝门外看了一眼,看到那个鬼正一脸气恼地站在外面走来走去、根本不敢进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整夜,章万舟和齐赫都没敢离开网吧。直到天亮,他们才悄悄地朝外面看了看,见那个鬼已经不见了,才急匆匆地跑回了寝室。

正在熟睡的郑宾被两人进来的脚步声吵醒,睡眼惺忪地问道:“章万舟,你昨晚干什么去了?我夜里上厕所时就见你不在床上,你该不会是回浴池找毛勇去了吧?”

一句话提醒了章万舟,昨夜由于太过惊恐,他竟然将毛勇的事忘在了脑后。

齐赫在听到“浴池”二字时,立刻想到了从那里出来的鬼,急忙问道:“毛勇去那家闹鬼的浴池了,那他现在人呢?”

章万舟这才将昨夜他和毛勇去浴池洗澡的事讲了出来,听得齐赫张大着嘴巴好半天合不上。

当郑宾从章万舟口中得知昨夜有个鬼来寝室里嗅过他的头时,吓得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他很庆幸那个鬼说他的脑仁儿太小,否则他早就去见阎王了。

“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找毛勇?”章万舟用询问的眼神看着郑宾和齐赫。

可是郑宾和齐赫都心有余悸地摇了摇头,表示不敢去浴池,生怕那里的鬼会把他们害死。

萎缩的脑仁儿

章万舟一整天都坐立不安,他很想知道毛勇现在怎么样了,可是却不敢一个人去那家浴池。

晚上寝室熄灯,郑宾和齐赫很快就睡着了,章万舟却翻来覆去地怎么也无法入睡。

正在这时,寝室门打开了,章万舟看到毛勇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他立刻坐起来,问道:“毛勇,你终于回来了。你昨夜没出什么事吧,浴池里的鬼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毛勇见说话的是章万舟,一脸惊恐地说道:“昨夜真是吓死我了!还好我今天从那家浴池里逃了出来,否则我肯定会被那些鬼掰开脑袋拿走脑仁儿的。”

章万舟一听,立刻问道:“快说说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是怎么逃出来的。”

两人的说话声吵醒了郑宾和齐赫,他们见毛勇回来了,都坐起来关切地看着他。

毛勇坐到床上,讲起了昨夜在浴池里发生的事情:

昨夜,浴池里的灯突然灭掉,毛勇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他听到章万舟喊他,可是嘴却被一只冰冷的手捂住,发不出一点儿声音。

就在浴池里的灯再次亮起时,毛勇惊恐地看到,所有洗澡的“人”都将自己身上的皮如同扯布般撕扯下来,露出了里面血淋淋的肌肉组织。

一阵瘆人的诡笑声从那些鬼的口中发出,毛勇吓得惊叫着转身就要跑,却怎么也打不开门。

正在毛勇急得冷汗直流时,那些鬼突然停止了诡笑,就像被开水烫到一般,发出了阵阵的惨叫声。毛勇吓得双腿发软,整颗心仿佛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毛勇惊恐地看到,那些鬼脱下来的皮浸泡到水里时,竟然慢慢地变得褶皱起来,而它们身上的肌肉组织也在慢慢地变得萎缩起来。

更恐怖的事情还在后面。

那些鬼将自己的脑袋用力地掰开后,裸露在外的白花花脑仁儿竟然变得越来越小,最后缩小成了核桃一样大。

其中一个鬼愤恨地说道:“这些人的脑仁儿实在太不经用了,居然这么快就变小了。”

另一个鬼看了一眼毛勇,说道:“这有什么关系,一会儿再弄些脑仁儿回来不就行了。现在这里就有一个人,看看他的脑仁儿够不够大。”说完,那个鬼便朝毛勇走了过来。

毛勇吓得早已腿软,但那个鬼来到他的面前,只是在他的头上嗅了嗅,便说:“这个人的脑仁儿还没有核桃大,我出去找个更大的脑仁儿回来,这个人的你们用吧。”说完,那个鬼便消失在了毛勇的面前。

“那后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章万舟见毛勇说完,急忙问道。

毛勇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那些鬼知道我的脑仁儿没有核桃大,都一脸不屑地看着我,谁也没有理会我。直到天亮,我才从那里逃出来。”

说完这些话后,毛勇倍感困倦,躺回床上,没过一会儿便睡着了。

他的话不可信

章万舟看了看郑宾和齐赫,却见两人已经下了床,示意章万舟出去说话。

三个人来到宿舍楼下后,郑宾才低声问道:“你们相信毛勇的话吗?”

章万舟被问得一愣,没想到郑宾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郑宾继续说道:“反正我是不相信他的话。一个正常人的脑仁儿怎么可能只有核桃那么大?我看他一定是在说谎。”

“可是他为什么要编谎话骗咱们?而且那个鬼昨夜确实跑来找脑仁儿了,这事咱们三个可都知道。”章万舟还是没有理清头绪。

郑宾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想想,如果毛勇早上就跑出来了,那么他这一整天又在哪里,怎么不回学校找咱们?”

一句话让章万舟再也说不出什么来,毛勇确实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在学校里,为此他还一直担心着对方的安危。

“我猜毛勇已经不是人了,你们的床铺离他比较远可能没看到,刚刚在他说话时,他的脑袋突然出现了一条裂缝。”齐赫的话让郑宾和章万舟立刻张大嘴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正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幽幽地响起:“你们怎么不回去睡觉,站在这里干什么?”

三个人一同回过头,赫然看到毛勇正站在他们的眼前。毛勇的脑袋果然裂开了一条很大的缝,里面空荡荡的,竟然没有脑仁儿。

“啊,鬼啊——”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大叫起来,惊慌失措地朝校门口跑去。

他们听到毛勇在身后喊着:“千万不要跑出学校,否则会被鬼抓去的。”

章万舟等三人哪还听得进去毛勇的话,有了昨夜的经验,他们觉得跑去人多的地方才最安全,于是又朝着校外的网吧跑去。

三个人跑到马路上,这时一阵阴风吹起,章万舟禁不住缩了缩脖子,突然听到身后的郑宾大喊一声:“啊,我的头好疼!”

章万舟和齐赫急忙站住,朝郑宾看去。两人看到郑宾正蹲在地上,一脸痛苦地捂着头,而昨夜出现的那个鬼此时正站在他的身旁。

“没想到你们会这么迫不及待地跑出来。虽然你们其中有两个人的脑仁儿不够大,但也足够我那几个鬼朋友用了。”说完,它便伸手朝郑宾的头抓去。

章万舟和齐赫很想去救郑宾,可是他们实在太害怕了,谁也没敢向前迈动一步。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郑宾的脑袋竟被那个鬼硬生生地掰开了,寂静的街道上顿时响起了郑宾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章万舟和齐赫都吓得浑身如过电般抖个不停,正在两人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却听耳边响起了毛勇的声音:“我告诉过你们别跑出学校,会被鬼抓到的。还愣着干什么,快跟我走!”

章万舟和齐赫发现毛勇竟不知何时来到了他们的身后。到了此时,两人只能相信毛勇是帮他们的,于是跟着毛勇朝学校跑去。

大脑核桃仁

回到寝室,章万舟和齐赫惊魂未定地缩进了床角。他们没有看到,毛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诡笑。

“怎么办,那个鬼害死了郑斌,会不会再来寝室找咱们啊?”章万舟胆战心惊地说道。

毛勇低下头,笑着说道:“放心吧,有我在那个鬼不会把你们怎么样的。”

章万舟在看到毛勇低头时,他的脑袋裂开的缝更大了,里面黑洞洞的,看上去格外瘆人。他不敢多看一眼,便将目光投向了齐赫的床铺。

毛勇的声音再次幽幽地响起:“别想太多了,安心睡吧,过了今晚就会没事了。”

章万舟听得浑身一个激灵,急忙躺回床上蒙起被子,心却如同擂鼓般“怦怦”地跳个不停。外面有鬼他不敢出去,可寝室里也有个鬼,虽然毛勇是他的同学,但难保对方不会对他打歪主意。

过了很久,寝室里陷入了一片寂静。章万舟睡得迷迷糊糊时,突然听到齐赫床铺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呜呜”声。

章万舟一个激灵睁开眼睛,看到毛勇正一脸邪笑地站在齐赫床前,双手抓着齐赫的头,用力地掰着。

“毛勇,你放过我吧,我的脑仁儿太小,根本不够你用!”齐赫痛苦地哀求着。

毛勇冷笑着说道:“再小能有核桃小吗?况且我还没看到你的脑仁儿呢,等我看了再说。”说完,毛勇手中的力度突然加大,疼得齐赫发出阵阵惨叫声。

章万舟看得心惊肉跳,抱着被子悄悄地下了床,蹑手蹑脚地来到毛勇的身后,一把将被子蒙在他的头上,这才迫使毛勇松开了手。同时,章万舟一脚踢在了毛勇的屁股上。

毛勇一个重心不稳,撞在了对面的桌子上,脑袋“咔嚓”一声裂成了两半。

章万舟顾不上去看毛勇,急忙拉起齐赫,两人连滚带爬地跑出了寝室。

惊魂未定的两人急匆匆地跑到一棵大树后面躲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看着宿舍楼门。

没过一会儿,毛勇摇摇晃晃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它的脑袋向两边垂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双头人。

毛勇像是发现了躲在树后面的两个人,一脸诡笑地走了过来。

眼看毛勇越走越近,章万舟和齐赫吓得双腿直打颤,连步子都迈不动了。

正在两人不知该如何是好时,却见毛勇裂开的脑袋里竟慢慢地长出了白花花的脑仁儿,原本还有些气愤的毛勇顿时变得无比兴奋起来,开心地大叫道:“我的脑仁儿终于回来了,是哪位鬼大哥这么好心帮我换了脑仁儿?真是个好鬼啊!”

毛勇刚兴奋几秒,突然听到脑子里响起“啪”的一声。

章万舟和齐赫都惊讶地看到,毛勇长出来的脑仁儿竟然萎缩成了核桃般大小,并且正慢慢地变黑。随后,它从毛勇的头上滚落下来,掉在了地上。

毛勇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便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谁也别想逃

章万舟和齐赫这才从大树后面走出来,浑身发抖地来到毛勇的身边,确定毛勇不会再动时,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他们不敢再在操场上待着,急忙跑回了寝室。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毛勇重新长出来的脑仁儿会慢慢萎缩、变黑?”章万舟心有余悸地说道,齐赫也很想知道,可是没人能回答出这个问题。

“我来回答你吧。”突然,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

章万舟和齐赫都打了个冷战,看到说话的竟是郑宾。

“郑宾,你现在是人是鬼,你回来干什么?”章万舟刚问完,便捂住了嘴。

郑宾没有回答章万舟的话,而是一脸诡笑地说:“你们不是很想知道毛勇的事吗,我现在就告诉你们。浴池里的鬼没有说慌,毛勇的脑仁儿真的只有核桃那么大,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人,而是那家浴池里的鬼客。”满意地看着章万舟和齐赫被吓到,郑宾继续说道,“毛勇每次把同学骗去洗澡时,都会趁机换掉对方的脑仁儿。上次是你逃得快,没有被他抓到,所以躲过了一劫。一旦长时间没有新鲜的脑仁儿更换,他的脑仁儿便会萎缩、变黑。现在好了,他再也没机会换脑仁儿了。”

章万舟仍旧不知郑宾的真正意图,硬着头皮问道:“你告诉我们这些干什么?”

“因为,我的脑仁儿也需要更换了,而你们俩正是最佳人选。”说完,郑宾便一把按住了章万舟的肩膀。

齐赫见状正要往外跑,却被门外的鬼推倒在了地上。他这才惊恐地看到,对方竟是之前说他脑仁儿太小的那个鬼。

随着一阵瘆人的阴笑声过后,寝室里响起了“咔嚓咔擦”的声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