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嗝怪谈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我点燃一支蜡烛放在窗台,看着面前这张脸说道。

本来说好晚上一起打游戏的,但没想到竟然停电了,而宿舍里只有我们两个,实在闲得无聊。

“讲吧,故事别太幼稚就行。”李文博打了一个哈欠对我说道。

我咳嗽一声说:“这故事是有关白日亮的。你们都知道,我们两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白日亮这小子已经失踪三天了,离开的时候不声不响,谁都不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我接着说:“在我们老家,家里的长辈教育孩子,有这样一种说法:如果说了谎话就会打嗝,而且打得十分响。而你打嗝的声音如果正好被鬼听到了,鬼就会来找你了……”

“这是骗小孩的吧?果然很幼稚。”李文博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

“一开始我也以为是骗我们的,但那天我和白日亮上了我们村后的岞山。那里被封为禁地,家里人都不准我们上去。等我们回来,家里有人质问起来时,白日亮就撒了谎。”我神秘地看了李文博一眼,他动了动眼角。我接着说,“在那天晚上,白日亮就开始打嗝,声音又响,时间又长。我想了很多办法,好不容易才让他停止了打嗝。结果到了第二天,他却迟迟没有起床,就像是被鬼压床一般,直到后来家里有人去找大仙儿,才把白日亮唤回来。”

“这么说,是白日亮打嗝的声音被鬼听到了?”李文博的话音刚落,寝室里突然响起一阵打嗝声,声音之大,我们都听到了。随后便听到有人敲门,李文博愣了一下,下床去开了门。

李文博一开门,见外面是白日亮,便松了口气。白日亮脸色泛白,面无表情地走进来,他浑身上下都是湿淋淋的,每隔几秒就会打一个嗝,从嘴里不断散发着一股恶臭味儿。

李文博问:“白日亮,这两天你死哪去了,怎么满嘴的臭味儿?”

“没事,再过一晚就好了。”白日亮的语气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他换上新的内衣,倒在床上拉上了帘子。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走过去准备把他的衣服放进洗衣机,结果一拿起来便倒吸了一口凉气,李文博也皱了皱眉:白日亮脱下的衣服上竟然有血迹!他这两天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心生疑惑,晚上一直没有入睡,盯着白日亮的床发呆。忽然,一阵阴风从门外吹来,寝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我哆嗦了一下,下床去关上了门。等回来时,发现白日亮床前的帘子开了,一双*的脚正踩在地上,而这个人的上半身探进了帘子里面,一看就不是白日亮本人。

我吓得动也不敢动,只见那人爬上了白日亮的床。许久之后我才慢慢地走过去,鼓起勇气拉开了帘子,床上却只有白日亮一个人。但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那诡异的打嗝声又响在了耳边……

喝掉那些水

第二天白日亮离开寝室后,我和李文博急忙聚到了一起。

“这个白日亮实在太奇怪了,要不要跟踪他看看?”李文博率先问道。而我的想法和他一样,于是我们便直接出了寝室,结果在楼下遇到了李青青。李青青是白日亮一直爱慕的对象,但实际上她是有男朋友的,她的男友叫孙阔。半个星期前,两人出了车祸,李青青只是轻伤,孙阔却一直昏迷不醒。此时,李青青正兴高采烈地往校外跑,我急忙拦住她问怎么了。她说刚才接到医院的电话,孙阔好像醒了。一边的李文博叫我快走,我才匆匆与她分开。

跟踪了一天,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误会白日亮了,因为他从早到晚表现得都很正常,但打嗝的毛病一直没有见好。

到了晚上,我们与白日亮正常相处,也把这件事扔在了脑后。结果就在睡觉的时候,忽然听到白日亮的打嗝声变得十分奇怪,就像是有人溺水时发出的“咕嘟”声。我侧过头看去,没一会儿就看到白日亮起了床,然后我假装入睡,看到他偷偷跑出了寝室。

我急忙穿好衣服,叫醒李文博,一起跟了出去。

夜里的风声正好盖过了我们的脚步声。白日亮来到了离学校最近的小河边,他看四下无人,直接进入一个石洞里。

李文博疑惑地问:“他进这里做什么?”

我们躲在一边,心急如焚地望着。过了一会儿,终于看到白日亮扛着一个大袋子走了出来。我心里一惊,这袋子里不会是个死人吧?

白日亮把那袋子放到河边,将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那竟然是一具尸骨。他先是跪着磕了三个头,然后说:“对不起,对不起。就差这最后一次了。”接着,他拿大盆子盛满了一盆水,将那些尸骨一块一块地放进盆子里面,最后再将盆子里的水全部喝掉。

“我的老天,他、他这是干什么呢?好恶心。”李文博轻声说道。

我摇摇头。白日亮喝完那些水就抱着肚子,似乎很痛苦的样子。正当我们要过去的时候,见他突然吐了一口血到盆里,然后又把尸骨扛回了洞里。

白日亮走到街边,直接打车去了医院,我们也紧紧跟在后面。等到了病房外的走廊,白日亮打了一个电话,没一会儿就看到李青青从病房里面走出来,然后接过了他手里的盆子。

“这几天真是难为你了。”李青青说道。

白日亮苦笑着:“没事,你幸福就好。”

李青青离开之后,白日亮突然开始打嗝,然后吐了一口墨色的水,便倒了下去。

嘴里有人

我跟李文博急忙跑过去,白日亮艰难地说了一句“带我回寝室”后,就晕过去了。

我跟李文博在寝室里坐立不安。把白日亮弄回来后,他一直没醒过,而且浑身冰凉,呼吸也十分缓慢。在这期间,我给李青青打了一个电话,她啥也不肯说,被我问烦了还吼了一句:“什么都是白日亮自愿的!”

“要不去医院吧?”李文博担心得面无血色。

就在这个时候,床上的白日亮突然动了一下,他双眼翻白,打了一个响嗝。紧接着,他“咕噜咕噜”地吐了几口水,然后嘴突然张得老大,从里面竟伸出一条长长的黑色舌头,似乎是在试探什么。情急之下,也不知道李文博哪来的勇气,拿起剪刀冲了上去,直接把舌头剪掉了一段儿。其余的舌头缩了回去,掉在地上的舌头蠕动了几下后,慢慢枯萎。

“鬼、有鬼啊!”李文博哆哆嗦嗦地说着。我愣在原地,脸色变得越来越白。

第二天,听闻李青青的男朋友孙阔出院了,而且和正常人无异,植物人苏醒堪称奇迹。我和李文博觉得这一定与白日亮有关,等回到寝室一看,果然见到他醒了过来。再三盘问,白日亮才说出真相:原来他不忍心看李青青为了孙阔天天以泪洗面,于是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一个方法,说喝三天刷洗尸骨的水,将打嗝出来的鲜血喂给人喝,人就会醒过来。所以白日亮才会以身犯险。

“傻吧你?真没见过你这种人。”李文博激动地说道。就连我都觉得他愚蠢,白日亮一直沉默着。直到忽然接到李青青的电话,他便匆匆离开了。

白日亮这一走,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我却再次听到了一阵打嗝声,一抬头,发现李文博正低头坐在床上,双手把着脖子,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怎么了?”

李文博想回答我的话,一发声竟是“咕噜咕噜”的声音,随后一口血吐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我急忙走过去扶着他。他咳嗽不止,正在此时,我的手上忽然传来一股凉意,我猛地一抬头,竟看到一个面部狰狞的鬼出现在了李文博的左侧,顿时吓得摔下床去。

此鬼全身上下湿淋淋的,对我咧嘴一笑,喉结处不断发着“咯咯咯”的声音。

“李文博,快闪开!”我大叫了一声,可他竟动也不动。鬼伸出布满褶皱白色的手,抓在了李文博的背上,使劲儿往下扒掉了一块皮,然后塞进了嘴里。我急忙冲上去,拉起李文博就逃出了寝室,直到冲出宿舍楼才松了口气。还好跑得快,不然他一定会被那个鬼弄死。

“没事了吧?”

李文博坐到地上喘了几口气,又打了几声嗝才慢慢平静下来。

“先、先去别的地方躲一躲吧!”

我们在校外找了一家旅店住下来,李文博气道:“这一定跟白日亮有关,他自己惹上了鬼,竟然还把鬼带回了寝室!”

我疑惑地问:“应该不会吧?白日亮是喝了泡尸水才被鬼缠上的,你又没喝,怎么也会撞鬼?”

李文博听得脸色一变,但也只是摇了摇头。

哭诉

我和李文博分头行动,他说去外面找找有没有能捉鬼的方法,好除掉纠缠他的鬼,我则去打听白日亮的下落。

正在此时,我忽然接到了白日亮的求救电话,他叫我快去某个工厂的仓库。

等到了那里,我没有看见人。忽然,我听到一连串的打嗝声,同时伴随着一股恶臭。等我找到白日亮的时候,他正蜷着身体倒在一堆纸箱中,浑身长满了水泡,鼓着眼睛有气无力地看了我一眼。

我吃惊地愣在原地,问他怎么了。白日亮艰难地回答说:“我、我被李青青算计了,没想到我帮了她这么多,她还嫌不够。”

原来当时白日亮之所以急着出去,是因为李青青在电话里答应和他在一起了。李青青觉得,白日亮为她付出这么多,他才是最可靠的人。白日亮一听这话急忙去约定的地点找她,结果被她在暗中捅了一刀,李青青还拿针管在他的脖子上抽走了一管血。李青青离开后,白日亮身上的鬼气越来越重,一段时间打嗝到说不出话来,甚至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身上也开始起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泡。

“别急,我这就带你去医院,别的事一会儿再说。”我忍着恶臭扶起他,刚要往出走,只见前面的门“砰”的一声被关紧了。紧接着阵阵阴风不断袭来,地面开始出现水迹,慢慢汇集成了一条小溪,“咕嘟咕嘟”地冒着泡。在寝室里出现的那个鬼,又慢慢浮出了水面。

“你、你到底要干什么?!”我吓得不断后退。

白日亮虚弱地说:“我、我认识它,这身材与那具尸骨完全相同。”

我打了一个哆嗦,只见那鬼伸长手臂,直接爬过来拉住了白日亮的腿。无奈我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与之抗衡,最终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白日亮被鬼拉进了水里。我跪在地上失声痛哭,许久之后才起身决定去找李青青。

自从出了车祸后,我就听说李青青请假休息了,而孙阔也只是传闻醒了过来,谁也没有真正见过他。所以我直接去了住院部,等找到那个病房,发现里面却空无一人,难道孙阔真的出院了?等我细心打听才得出一个惊人的消息:孙阔从没住过院,所以李青青根本就是撒谎!我又拿出李青青的照片给他们确认,问了好几个人,都说曾经在这家医院里面见过她。如果她不是来照看孙阔,那又是来照看谁的?让白日亮做这么多的事,又是为了谁?

想到这里我已是一头雾水,于是急忙给李文博打去了电话。

“文博,我这边遇到点儿麻烦。你查得怎么样了?”

电话里李文博长长地叹了口气,说:“没别的办法,只能想办法把那个鬼除掉了,但是晚上你得帮我。”

“好,没问题!”

打嗝的缘由

李文博把仪式定在了寝室,等我一到就马上开始。返校的路上下起了大雨,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等进了寝室楼,更是感到一股强烈的阴气。

寝室在三楼,我从楼梯口上来忽然感到鞋子湿了,低头一看,满走廊都是水,喊了几声也不见李文博从寝室出来。我往前走了几步,忽然感觉被一双冰冷的手抓住了脚。那个鬼再次从水里冒了出来,一张残缺不全的脸吓得我尖叫连连。我在水里挣扎着,狠狠地一脚踹了过去。奇怪的是这个鬼虽然阻止我前进,却并没有打算杀死我。

等我艰难地跑到寝室门口,一回头看那个鬼跟在后面。它一边走,身体一边复原,等到了我的面前,它的脸已经完全恢复,而我也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怎、怎么是你?”

孙阔苦笑一声:“你没想到我早就死了吧?实际上我根本就不是出车祸死的,而是被淹死的。”

我疑惑地看着他。

孙阔说,那天晚上去赴约找李青青,结果没等到她,却被人一下子推到了水里,到死都没看清楚推他下水的人是谁。

我想了想问:“既然是李青青约你去的那里,那你的死自然与她脱离不了关系。”

孙阔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她,那个人推我的力气很大。”

我一想顿时就知道误会了。既然这样,李文博要除掉的鬼岂不就是孙阔?

“那李青青让白日亮做那些又是为了什么?你都已经死了,还怎么唤回来?”

“喝了洗刷尸骨的水就会不停地打嗝,在人打嗝的同时,身体里会反上来一股酸水,这种酸水就是由泡尸骨的水与人血相结合而成的。每晚抽出一部分这种‘酸水’,再打进死者的尸骨里,就能使它慢慢复原,起死回生。”孙阔接着说,“我的尸体就是被李青青找到的,然后她利用白日亮提取这种‘酸水’,打进我的体内,她这是想要再让我重返人间啊!之所以谎称我成了植物人,就是想要掩盖这事情的真相。”

我听得皱皱眉:“这方法太不可思议了,那她成功了吗?”

孙阔摇摇头,它也只是听说过那种方法,还没见有人实施过。其实看它的样子我就知道,这种“复生”的希望十分渺茫,不然它也不会依然是个鬼了。

孙阔说:“我觉得对不起白日亮,所以在仓库抢走了他,我是想要救他一命。等他完全将泡尸水吐干净后,身体也就慢慢恢复了。”

“好,那等会儿我先进寝室跟李文博说一声,让他取消除鬼的仪式,然后你再帮帮他。”孙阔点了点头。

我进了寝室,想不到里面竟然空无一人。等我再低头一看,满地铺的都是黄符,而上面尽是我用红色朱砂踩出的脚印。原来这些朱砂就放在门口处,我进门光顾着找李文博,于是就踩上朱砂走出了这些脚印。

中计

我正奇怪这是怎么回事,一开门,门外的孙阔已经不见了,走廊上的水也渐渐消失。正在此时,我忽然接到了李文博的电话,他的声音十分虚弱,说正在二楼的水房。

我急忙往楼下赶,等到二楼的水房时,看见李文博正昏睡在地上,样子就跟当时的白日亮一模一样。我心里一慌,急忙把他背回了寝室,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醒过来。

“要不是白日亮招来的那个鬼,我、我也不会变成这样。”李文博说着又咳出了一口血。

我奇怪地想着:刚才孙阔的样子那么坦诚,怎么会对李文博下手呢?难道是它知道我们要除掉它,特意出来蛊惑我的?

“现在只有那个鬼能治好你,但是我也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刚才突然就不见了。”

李文博叹了一口气说:“我在寝室布置好一切,然后去水房打水。不曾想,突然倒在了地上,身上长满了水泡。我现在动也动不了,只能麻烦你帮我求求那个鬼了。”我无奈,只好答应。

想要再找到孙阔,就要从他的死亡查起,于是我想办法联系到了李青青。见面之后,她才告诉我实情,李青青的确是想要复活孙阔。那天晚上,她迟到了,所以是谁推的孙阔她也不知道。谈话间,我和李青青又来到了当时孙阔死亡的河边。据说想要召唤亡者,在他死时的地点最佳。

我正准备按照李文博教给我的方法进行招鬼,往前刚走了几步,突然李青青在后面叫了一声“小心”,随后脚下一绊,便摔进了水里。好在河水尚浅,只是呛了一嘴的水。起来之后,我忽然愣在了原地,就像是喉咙卡着什么东西,一连打了几个响嗝,一股恶臭从嘴里冒了出来,顿时心慌不已。

“你没事吧?刚才你脚下有几块石头,眼看着你就踩了上去。”李青青急忙过来问。

我一把推开她,怒道:“别在这儿假慈悲了,刚才就是你绊我下水的吧?我现在已经中招了,你就别装了!”

李青青愣了一下,随后狰狞地笑了:“好啊,反正你命不久矣,就实话跟你说了吧!什么我要复活孙阔,那都是骗你的。”

原来李青青虽然明面上跟孙阔在一起,但实际上只是因为他有钱而已,背地里跟李文博才是真正的一对。那天晚上,李青青把孙阔约出去,正是由李文博把他推下水的。也许是恶有恶报,在此之后,两个人出了车祸,李文博不幸惨死,李青青才想用“打嗝酸水”的方式救活它,然后用孙阔来做掩饰。

“只可惜我万万没想到,光是白日亮一个人还不够用,所以我才让李文博装病套你,顺便再除掉孙阔这个鬼。”李青青笑着继续说,“孙阔正是利用你才除掉的。那些朱砂不就是你踩的吗?正是你启动了仪式,将门外的孙阔给除掉了。”

我听得火冒三丈,一张嘴,伴着打嗝声吐了一口血,随后便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守护

等我再次醒来,发现被绑在了寝室里,李文博和李青青一人一鬼笑着站在我的面前。

“李文博,我们同学一场,你忍心害我?”

李文博拿着一支针筒走了过来,直接将针筒插在了我的脖子上。它吸了满满一管血,然后射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告诉你,只要我再活过来,你的命根本就不值一提。”李文博拉着李青青的手走过来。它刚想再扎我一下,突然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脖子抽搐起来,而我也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李青青一边照顾李文博,一边对我说道。

我蹲到它面前说:“别怪我刚才没有给你机会,是你非要对我下手。”说完话,我顺手拿过一面镜子,只见镜子里面根本就没有我的倒影。他们一人一鬼都吃了一惊,李青青指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

“知道你刚才射进身体里的是什么吗?”我看向李文博,它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见它的嘴越张越大,竟从里面伸出了一双手臂。

我接着说道:“你中计了,现在在你身体里的正是孙阔,它会把你撑爆!到时候你别说复活了,就连灵魂都会彻底消失。你们一定很奇怪吧?还记得我一开始讲的故事吗?小的时候,我和白日亮一起上了岞山,为什么白日亮回来后就打嗝不止呢?因为我们在山上出了意外,为了救他,我不幸遇难,然后一直以鬼的身份伴在他的身边。正因为有鬼缠身,他才打嗝不止。”

我走过去一脚踢开李青青:“从那时起,我就一心保护着我的好朋友,却没想到他竟会被你们算计!但我现在的想法突然变了呢,说不定重返人间也不错。”说完话,我走过去拿起那支针筒,直接扎进了李青青的身体里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