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恐怖之桑树恋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邓立超和苏梓玲动不动就吵架,然后闹分手。就拿今晚这事儿来说,邓立超在学校的路上碰到一个装束古典的女生找他问路,正好被苏梓玲瞧见,她就生气了。

原因是邓立超的目光在女生的身上停留了十秒钟,肯定是对她有意思。对此,邓立超简直百口莫辩。苏梓玲一气之下,扬长而去。

要是以往,邓立超就应该追上去赔不是。可今天不同,因为刚才那个女生引起了邓立超的注意。女生问邓立超去往生路怎么走,要知道往生路在学校最里面,鲜有人迹,加上那个古怪的传说……她去那里干什么?这么想,邓立超便跟了上去。

关于往生路的传说,还得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学校扩建,就挖到那里。那里有一棵桑树,长得很茂盛,施工人得到指示,要挖走桑树,移植到别处去。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几个人挖到树根的时候,发现下面有两具骸骨,在树根的裹挟下,交缠在一起,像是在拥抱。本来大家想将骸骨分离出来,可是接下来频发的怪事却让大家明白,这两具骸骨并不想让大家分开它们。后来,学校请来道士作法,道士说,这两个人生前是一对苦命鸳鸯,感情不被世人认可,索性便双双殉情,并请人将它们埋在桑树之下。“桑”同“丧”,是阴树,可帮它们汲取日月精华,永存天地间。由于道士也无力将它们分开,学校便修了这条路,取名“往生路”,希望它们能往生投胎,来世再修姻缘。

就因为有这个传说,所以就算是大白天,也没什么人敢往这里走。这么想,邓立超便跟得更紧了。

很快,往生路到了。只见女生来到那棵桑树旁,丰满的身体竟慢慢变成森白的骨架,最后,骨架钻进树里,消失不见了。

邓立超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就在这时,只见远方出现一道黑影,正朝他走来。

黑影是谁?就在邓立超努力想看清的时候,桑树突然“哗哗”地响动一番。然后,一具骸骨从树干处慢慢浮现,走了出来,几步之后,骸骨的身上出现了肉和衣服,一副男学生的打扮。

男学生朝那道黑影走过去,两人碰面,看男学生的模样,似在问路。

问完后,男学生开始纠缠黑影。黑影快步离开,男学生则尾随而上。也就在这个时候,邓立超猛地发现,黑影竟然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苏梓玲!他顾不上其它,赶忙冲出去,一把护住苏梓玲,同时质问男学生:“你想干什么?!”

话刚脱口,他就后悔了,因为他面对的可是一个鬼呀!想到这里,他开始浑身冒冷汗。他上下打量着那名男学生,并没有看到异常。尽管如此,他也惊惧到极点,慌忙抓着女朋友逃之夭夭。

邓立超跑了几步后,忍不住回头,男学生却已不见踪影。只是,一阵又尖又细的声音突然传来,像吵架,又像……他加快脚步,同时摇晃脑袋,努力让这些声音离开了他的脑袋。

它躲在体内

邓立超其实是很疼爱苏梓玲的,只是有点儿受不了她的小姐脾气。用他的话来说,她真像林黛玉,迟早要愁死。不管怎样,今晚的事,邓立超并未向她说出实情,怕吓到她。而苏梓玲也一边把那个男学生当成一个普通的浪荡之徒,一边责怪邓立超怎么不早点儿出现。邓立超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她安抚好,之后便回了宿舍。

回宿舍后,之前的情形却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闪现,像放电影似的,搞得他魂不守舍。为了分散一下注意力,他拿起这几天积攒的袜子去洗,洗完后放在阳台上晾晒。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脑袋在阳台上出现,是个女生的头!

邓立超吓得张大了嘴巴,却在最后一刻,感觉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半点儿声音都喊不出来了。

其实就是刚才向邓立超问路的女生,正顺着宿舍楼外的墙壁,快速地爬进邓立超的宿舍,同时一跃,进入了邓立超的身体。

邓立超突然能动了,赶忙上下左右前后地查看,像是身上着了火。他是在找那女鬼去了哪儿。

“奴家在公子的身体里。”一个细弱的声音在邓立超耳边响起,仿佛是某个女生附在他耳垂边说话,差点儿没把他给融化掉。

“你、你在我身体里做什么?”这突然的一声,让所有室友纷纷侧目。

“麻烦公子向他们解释一下,以免招引不必要的疑惑。”

邓立超应了一声,咳嗽了两声,说道:“你们看我干什么,我又变帅了?”这么一说,大家都“嘁”了一声,又去忙自己的事了。

“奴家再次谢过公子,不过,奴家还有一个忙,希望公子……”

女鬼的话还没说完,宿舍的门就被人撞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跳了进来,目光如炬,扫视着寝室里的每一个人。

“喂,你是谁呀,怎么乱闯寝室?”

“我是捉鬼先生。”男生说道,“我正在追赶一个鬼,看见它进了你们宿舍,也就是说它肯定藏在这里。”男生一边说,一边到处检视。

听到有鬼,大家都慌了。只有邓立超不知哪来的勇气,故作镇定道:“你该不会是小偷吧,假借抓鬼,其实是想顺手牵羊?”

“对呀对呀,是不是想顺手牵羊?”大家都围了上来。

“我……”男生的脸红了,顺势从口袋里抽出一张证书,“你们看,这是市抓鬼协会颁发给我的抓鬼证书。我没有骗你们,我真的看见一个鬼钻进了你们宿舍。”

大家拿着证书传视一番,最后邓立超说道:“谁知道这证书是真是假,还有,我从来没听说过市里有抓鬼协会。”

大家的目光又集中在男生身上,想看他有什么解释。

男生突然自言自语起来:“抓鬼先生可以看见鬼,但是,如果鬼躲在人的后面……”说着,男生突然发难,跳到邓立超的背后。

邓立超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转身质问道:“怎么,你还怀疑我窝藏鬼呀?”

男生搔了搔头,不解道:“不可能呀,我明明看见它进来的……”说着,他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放在桌上,“大家如果看到鬼了,马上给我打电话,我能解决。”走到门口时,他又回过头,补了一句,“对了,不收费的,放心。”

男生离开后,邓立超这才舒了一口气。原来,男生刚才突然跳到他的背后时,他身体里的女鬼则猛地窜到他的身前。因此,一个模糊的影像在他身上浮现,连他自己都看见了。这是惯性,女鬼没“刹”住自己。邓立超“愣怔”的那一瞬间,就是让女鬼调整好自己,从而快速回到他的身后——人的身后是唯一能藏住鬼的地方,而他则回身面向男生,挡住女鬼。

客官请进

其实邓立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而且反应这么灵敏,想来,很可能是那个鬼控制了他的身体。

熄灯以后,女鬼离开了邓立超的身体。对邓立超来说,就好像脱掉了一件厚重的棉袄。女鬼站在床头,对邓立超微微躬了一下身,细声道:“谢谢公子。”说着,她转身从窗户离开了宿舍。

邓立超心有不甘,起身去窗户看,正好看见女鬼迈着急促的步子,匆匆忙朝往生路的方向走去。疑惑像黑夜一样笼罩住了邓立超,它到底是谁?难道……是自己前世的恋人?如果是这么猜想,倒也说得通,那个纠缠苏梓玲的男生,其实是它幻化出来的,目的就是吓她,让她神智失常……邓立超猛地晃了晃脑袋,将这些念头从自己脑袋里甩了出去。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言情小说看多了,不然怎么什么事都往这方面想。

第二天一早,邓立超就被女朋友的电话吵醒。原来,“勤快”的女朋友已经在商业街逛了半个小时,但因为室友有事要走,她无人陪伴,所以命令他半小时内赶到商业街。

邓立超无奈,洗漱一番后就在楼下拦了一辆的士,直奔商业街。因为商业街的人太多了,出租车在街尾就停了,邓立超下车后就继续往前赶。赶着赶着,突然,前方有店铺在装修,瓦砾碎渣扑簌簌地往下掉。邓立超停住之后,为了躲避,闪进了旁边的店铺里。店铺装修得古香古色,门口的服务员也是古装打扮,一看见他,就像看见宝贝,热情地把他迎了进去:“客官,是要吃东西吧?楼上雅间请。”

邓立超本想拒绝,可他那两条腿却不听使唤了,不受控制地往楼上走。他有些慌了,正要喊救命,这时,一扇门被推开,昨晚那个女鬼再次出现在邓立超面前。

“公子,好巧呀!”

邓立超咽了口唾沫:“巧、是巧……”刚说完,他的身体便不受控制地走进了女鬼所在的那间房里。

“请坐。”女鬼拉来一把椅子,邓立超便一屁股坐了下去。

邓立超心想,事已至此,害怕也无济于事了,只能强忍着不安,问道:“请问小姐芳名?”

“柳卉。”

“小姐……是哪个朝代的鬼,哦不,是哪个朝代人呀?”说错话的时候,邓立超连死的心都有了。

“请。”女鬼斟了一杯茶,递到邓立超面前。

邓立超抓起来,一饮而尽,然后追问道:“我跟小姐前世有未尽的缘分吗,不然小姐为何如此纠缠我?”

听到这话,女鬼突然“噗哧”一笑,在她笑的时候,樱桃小嘴张开,露出了里面锋利的、参差不齐的牙齿。看到这一幕,邓立超差点儿吓晕过去。

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苏梓玲闯了进来:“好你个邓立超,居然跟别的女人躲在这里幽会,这次被我捉住了,看你怎么解释……”说着说着,苏梓玲就哭了。随后,她哭哭啼啼地跑了。

邓立超赶紧去追她,追出门后没多远,他突然好奇地回了一下头。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妈呀,原来刚才那栋楼已经被拆得七零八落了,楼顶还有几个人在施工,看样子是要把楼敲掉。那刚才自己看见的……邓立超再不敢想下去,赶紧加快脚步朝女朋友追去。

女友的古怪

回宿舍后,邓立超从垃圾桶里找到那张名片,拨通了上面的号码。电话接通后,他比对着名片询问道:“是捉鬼先生王力吗?”

“正是正是,你是?”

“你昨晚说看见一个鬼跑进我们宿舍,其实我知道……”

两人约定了见面地点。见面后,邓立超赶忙将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最后拽着王力的衣角哀求道:“你一定要救救我呀!”

王力捏着下巴琢磨了一会儿,说道:“我猜那个女鬼对你肯定没恶意,不然,你早就死十次八次了。”

邓立超点头表示赞同这个观点。

“你说女鬼创造一个幻象跟你见面,也就是说它可能对你有情。”王力说,“这世上的鬼,之所以不愿投胎,大致有两个原因:一是情,一是仇。成了鬼以后,力量异于普通人,所以报仇是很简单的事情。只有情,才会天长地久,还不清,偿不尽,让鬼永世逗留。”

邓立超继续点头。

“可鬼毕竟不属于这个世界,它们不舍得离开,就只能由我们出手,逼迫它们离开!”王力说,“从现在开始,我佯装你的室友,跟你吃住都在一起,一有机会我就出手。”

“好。”

如此又过了几天,两人连鬼影都没见到。

傍晚去食堂吃饭,邓立超问王力:“是不是鬼认识你,所以不敢现身?”

“有这个可能。”

……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邓立超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正是自己的女朋友苏梓玲。只见苏梓玲手上抱着两个饭盒,朝学校深处走去。

两个饭盒?邓立超起了疑心,便悄悄地跟了上去。这几天,由于忙着抓鬼,他和苏梓玲没怎么联系,没想到她竟然……邓立超努力让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心想过一会儿自然真相大白。

跟着跟着,邓立超就发现不对劲儿了,这不是去往生路吗?

两人对视一眼,继续跟进。

很快,在往生路的那棵桑树下,邓立超看见了女朋友苏梓玲,还有一个男生,两人正愉快地吃着饭盒,样子有些亲昵。

邓立超暴跳如雷,正要冲过去,却被王力一把抓住。王力警惕地说:“等一下,我觉得那个男生……不是人!”

“嗯?”

“鬼怕阳光,白天的时候,只能躲在桑树这类阴树下,才能承受住折射的阳光。我敢打赌,你这个时候冲过去,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离开那棵桑树的范围。”

为了女朋友,邓立超一咬牙一跺脚冲了过去,拿出一个愤怒男朋友的范儿,对着那个男生臭骂一顿后,抓着女朋友就走。走的时候,邓立超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已经跳到喉咙的位置了。因为当他骂那个男生的时候,男生面色阴i沉,表情冷峻,仿佛一头伺机而动的野兽。不管怎样,一切如王力所料,至始至终,男生都没有离开桑树的范围。等邓立超走远了,再回过头,男生已经不见了。

收它入网

“刚才那个人是谁?”恐惧和愤怒一齐爆发出来,邓立超质问女朋友,“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哼,谁叫你不理我,我就是要你吃醋,有危机感。”

“你……”邓立超哭笑不得,转而对王力说道,“谢谢你。”

“现在谢我为时过早。”王力的目光一直集中在那棵桑树上,“你那么骂他,以为他不会回来报复你吗?”

“啊——”邓立超吓得叫出声,“那、那我该怎么办呀?”

“放心,有我在,你先把女朋友送回去吧,天……”王力抬头看了一眼,语气沉重地道,“……马上就要黑了。”

将女朋友送回寝室后,邓立超马上回来找到王力。只有在王力的身上,他才有一丝的安全感。

“现在怎么做?”

“回宿舍,等。”

两人一前一后地回了宿舍。

“对了,你不是说那个女鬼对我有情吗,可它又为什么要害我呀?”

“之前我的判断失误了。你记不记得,昨天你被女鬼引诱进那栋楼之后,你的女朋友也接踵而至?我怀疑从始至终根本就没有女鬼,一直都是一个男鬼。男鬼对你的女朋友有情,所以故意幻化出一个女鬼,接近你,扰乱你,同时让你女朋友看到,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它好趁虚而入。”

听罢,邓立超叹了一声,道:“真是鬼心险恶呀!”

“唉,说到底,不过是为爱痴迷为情狂,放不下而已。”说着,王力从包里拿出画好的符,贴在宿舍四周,“只留窗户一个口,它进来了,就别想再出去!”最后交代一番,王力便关了灯,大家各自躺回床上。

夜慢慢深了,迷迷蒙蒙的时候,窗户被推开。窗户只能推开一半,另一半任窗外那只手如何使劲儿也无法动弹。其实,是因为王力用符咒封住了另一半。最终,窗外的手放弃了,它借着那半边的开口,也能轻易地钻进来。进来之后,他来到邓立超的床边,那张嘴越张越大,同时露出里面锋利的牙齿,看样子是想一口把邓立超的头咬下来!

在这关键时刻,对面的王力一跃而起,甩出一张符,正好击中男鬼。只听“砰”一声响,男鬼的伪装被炸掉,露出白森森的骨架。它的注意力因此集中到王力身上,敏捷地朝着王力的方向移动。

“叫你迷惑人!”王力甩出一把“散魂粉”,男鬼的速度顿时慢下来,身上的骨架也发出“咔咔”的响声,看样子是要散架了。

自知不敌的男鬼想逃,王力一跃挡在窗口,合上窗户,并拿符咒封住。男鬼回身想从门离开,但门早被封住,任它如何使劲儿,都推动不了。男鬼绝望,扑通一声跪下,哀求王力放它一马。

“哼,你害人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人一马?”说着,王力举起手掌,对着男鬼的天灵盖就要拍下,这一下,足以让它四分五裂、魂飞魄散!

就在这时,窗户响起了“砰砰砰”的撞击声,像是有什么东西要进来。

王力收住掌力,回身开了窗。窗户一开,一个白衣女鬼便闯了进来,直奔地上的男鬼,抱住它,嘤嘤地啜泣。这一幕让邓立超和王力都目瞪口呆,因为,那个女鬼正是邓立超之前见过的女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结尾   “求求你,不要杀我夫君!”女鬼突然折身,倒在王力脚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怪我……”女鬼娓娓道出实情!原来,女鬼和男鬼正是桑树下那两具交缠的骸骨,他们生前不被世人接受,只有相约在黄泉下做夫妻。可是到了黄泉,就要喝孟婆汤,忘却今生,转世投胎。他们不愿忘记彼此,所以宁愿逗留人间,当孤魂野鬼,被抓鬼先生追逐。

不过就算是鬼夫妻,也有打闹吃醋的时候。那天,女鬼因为寂寞,就打扮一番,故意找邓立超问路,被男鬼看见,醋意大发,两人就开始冷战了。为了“报复”爱人,男鬼就佯装去诱惑苏梓玲,也就是那晚在往生路上被邓立超撞见的那一次。邓立超走之后听见的又尖又细的声音正是这对鬼夫妻的争吵声。

争吵自然没有好结果,于是,两个鬼的矛盾愈演愈烈,你去“勾引”这个,我就去“诱惑”那个,都想让对方吃醋认输。直到刚才被邓立超辱骂,加之“夺妻之恨”,所以它才会如此愤怒想杀死他。

听到两个鬼的讲述以后,加之女鬼不断哀求,邓立超心软了。他来到王力面前,说道:“不如放了它们吧?”

“放了它们可以,但它们必须去地府投胎,不可在人世间逗留。”

“这……”邓立超也为难了,他完全能体会到那种要永远在一起的情感,如果非要拆散它们,肯定……就在这时,男鬼突然发难,朝着王力冲来。王力早有准备,一掌迎了上去,男鬼便被打得七零八落。

“啊——”女鬼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叫声,四处收集男鬼的骨架,紧紧抱在怀里。

邓立超面露不忍,干脆扭过头去不看。

“夫君死已矣,妾何忍独生。”说着,女鬼的骨架开始散落,最后和男鬼一样,变成了一堆皑皑白骨。

死一般的寂静。

第二天一早,邓立超悄悄地收拾起地上的白骨,将它们好生包起,打算拿去往生路埋在桑树下。

这时,苏辞玲打来电话:“超,抓鬼先生把事情的真相都告诉我了。我……我们以后都不要吵架了好不好?它们那么相爱,却没机会相守在一起。我们今生为人时,有机会相爱相守,就应该好好珍惜彼此。我听说你打算去把它们的白骨葬了,我陪你去吧!”

“好。”此刻,邓立超笑得无比知足。

可当他们手牵着手来到往生路的时候,却发现那棵桑树竟在一夜之间枯死,只剩下一片片叶子,随着风,萧萧飘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