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恐怖之菊与玫瑰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花盆里的人手

五个大学女生各自抱着刚刚购买的一种能够快速发芽、开花的玫瑰种子回了宿舍,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的爱情之花早早开放。

当时大家都很兴奋,只有一个女孩望着花盆说:“你们难道不觉得,花快速成长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吗?”但是在当时的氛围下,没人在意她的话。

这花果然长得快,几天之后盆子里就有动静了,是1号床的莉莉率先发现的。那天早晨,她对着自己的花盆尖叫:“我的玫瑰发芽了,看来我是最好运的呢!”大家都很羡慕莉莉。莉莉的花长得奇快,很快就长出了一根小苗,这使得她感到特别骄傲。她每天早晨都会去看自己的花盆,可是有一天她呆住了:“我觉得长出来的并不是玫瑰,叶子的样式不对啊!”

其余四个室友都围了过去。果然,虽然长出来的植物还没有开花,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那肯定不是玫瑰花。

其中一个女孩喃喃地说:“有点儿像菊花。”很快这个说法就被证实了:此花长得飞快,两天之后,莉莉的花盆里就开出了一朵硕大的菊花。

莉莉特别不开心,抱着花盆说:“这不是骗人嘛!这是死人墓前用的花啊,我要把它丢掉!”

就在这个时候,有手快的室友已经给莉莉拍了张照片存在了手机里。大家都劝莉莉:“你就留着吧,虽然是菊花,但是也不错啊。”

在大家的安慰中,莉莉终于消了气,把菊花重新放回了窗台。

然而大家没想到的是,莉莉很快就出事了。第二天早晨,最赖床的莉莉居然不在床上,连她的那盆菊花也不见了。大家正在讨论莉莉到底去了哪儿的时候,一个女孩尖叫起来:“天啊,我昨天给莉莉拍的照片怎么变这样了?!”

大家都围到了手机前,结果都感到惊讶不已——照片里本应是莉莉抱着菊花花盆的样子,但是现在照片上莉莉的脸却十分扭曲,皮肤惨白没有颜色,脖子上面还多了一圈清晰的青色指痕,整张照片都充溢着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很快,莉莉的死讯就传来了:莉莉被掐死在湖边,死亡时间是昨天夜里。她的脖子上有清晰的指痕,此外还有一个异状:她的胸前放着一朵艳丽的菊花。

自从莉莉死后,寝室里的氛围就不一样了。大家谁都不愿意去看自己的花盆,甚至连提都不愿意提。

但花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几天之后,2号床的菲菲尖叫了起来。披着睡衣的她指着自己的花盆说:“我的玫瑰,我的玫瑰发芽了……”大家顺着她的指尖看去,果然看到黑色的泥土里钻出了一根嫩绿的小芽,正随着晨风舞蹈着。

所有人都紧张起来:菲菲的玫瑰会不会也长成一株菊花呢?

大家的猜想在两天后变成了现实:那株植物玉立长成,叶子和莉莉那盆一模一样,已经有一个白色的花苞立在枝头了,显然即将开成一朵菊花。

菲菲害怕了,果断地伸出手去,把菊花连根拔起。菊花的根似乎扎得并不深,然而当根须破土而出的时候,菲菲看到根部竟然连着一只青白色的人手。

第二个

“啊——”菲菲急忙松手,菊花顺着窗台飞出去了,而那只人手也瞬间消失在了她的视野里。她抚着胸口说,“还好丢出去了,我不会有危险了。”

当天晚上,熟睡中的女孩们被菲菲的尖叫声吵醒了。菲菲披着被子坐在床上,指着窗子说:“你们看到了吗?那只手就在窗外,那只长在菊花根上的手,就在窗外啊!”

大家回头看去,可是看到的只有明亮的月亮。但是菲菲不听劝,哭着说:“它真的就在窗外啊!只要我一闭眼睛,它就会‘砰砰’地敲窗子。那肯定是只死人的手,那种颜色活人才不会有,它的指甲还是黑色的,里面全是泥。”

菲菲大哭起来,哭得大家心里都瘆得慌。

沉默了一会儿,一个女孩说:“这事太奇怪了,买玫瑰花种子的不只是咱们寝室几人,但只有咱们寝室出事了,你们说是不是跟……”

住在5号床的寝室长康帆猛地打断了她的话:“胡说,跟什么都无关!”

大家都不敢吭声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下去:每天晚上菲菲都无法入睡,因为她总能看到那只可怕的手在窗外出现,而且只要她一闭上眼睛,就会听到那只手在“砰砰”地敲打着窗户,让她的心不住地狂跳着。几个夜晚折腾下来,菲菲都快发疯了。

终于在第七天晚上,当眼前再次晃过那只手时,菲菲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冲着窗子飞奔而去。所有人都看到,眼睛里带着决绝的表情的菲菲一个纵身跃向了夜空。

当大家奔到楼下的时候,菲菲已经停止了呼吸。不知为什么,她的胸口居然也多了一朵被拔出泥土的菊花,那菊花的根,像极了一只枯干的手。

是她回来了吗

自从菲菲死后,寝室里余下三个女孩不约而同地把花盆丢了出去。但出乎意料的是,丢出去的花盆没过多久就再次出现在窗台上,虽然它们迟迟不发芽,但它们的存在就足够恐怖了。

余下的三个女孩终于按捺不住了,在一个下着雨的冰冷的夜晚,3号床的晓琳忍不住说:“我觉得这一切肯定和曼儿有关系。她死后不就埋在菊花下面吗?”

“肯定是啊,我早就想说了!”4号床的棉棉也叫了起来。

只有5号床的康帆没有出声,她是寝室的主心骨,也是最有魄力的人。她抬起头严肃地打量着余下的两个室友,然后说:“你们不要担心,当初既然敢做,就不要怕。”

这句话,将三个女孩的思绪瞬间拉回到了三个月前。

那个时候,寝室里有六个女孩:除了莉莉、菲菲、康帆、棉棉和晓琳之外,还有一个叫曼儿的大美女。曼儿各方面都超级优秀,简直是一个完美的人。更气人的是,男生只要看到曼儿,就会对身边其他人视而不见。因此寝室里其余五个女生长期找不到男友,与曼儿的存在是有极大关系的。矛盾已经蠢蠢欲动了,怀着这种心情,六个女孩一起出游爬山。在路上,她们遇到了一名登山队员,那个男生真是帅极了,而且好心地给了她们许多帮助,让女孩们心里感到温暖异常。但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生居然向曼儿表白了。

那种刺激感,身为女孩都能够体会得到吧?虽然曼儿将那个男生拒绝了,但是其余五个女生都没有给曼儿好脸色,露营的时候甚至和她争吵了起来。曼儿头一次生气地说:“优秀又不是我的错!”

这句话像利剑一样刺入到其余五个女孩的心里,想要除掉曼儿的念头随即在众人脑海中猛地升腾起来。趁曼儿去树林里小解的时候,寝室长康帆迅速地征得了其他几个女孩的意见,然后动手了。

一对五,曼儿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之后就是处理尸体的事情,大家一致决定把曼儿埋进那片野菊花地里。大家一起动手,干净利索。回校之后,有人问起曼儿的行踪,五个女孩都说曼儿半路和一个帅气的登山队员离开,应该是约会去了,其它的事情她们也不知道。

众口一词,便没人怀疑她们了。而这五个女孩子事后想起来,只觉得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她们努力不去想这件事,想正常学习和生活。

直到这些菊花一盆盆地出现,莉莉和菲菲接连惨死,这个时候大家才想起了曼儿的尸体——那具埋在菊花地里的美丽的尸体。是她回来了吗?

谁先动手

正在三个女生陷入到恐惧之中无法自拔的时候,窗台上又有一盆花发了芽。经过确认,那正是寝室长康帆的花。

康帆又气又惧,抓起花盆“啪”地一下摔在了地上。不曾想,泥土里居然流淌出了血一般的液体,黏糊糊的令人恶心。胆子比较小的晓琳顿时尖叫起来:“肯定是曼儿回来报仇了!我记得当时曼儿被我们砸死的时候,嘴里也吐出了这样的液体!”

这一切太可怕了,以至于连康帆这样性格坚强的女孩也淡定不下来了。从菊花冒出花苞开始,康帆变得越来越歇斯底里:她走在路上总是会突然间回过头,说有人摸自己的脖子;到了晚上她迟迟不肯睡,总是一遍遍地翻自己的被子,说里面躺着一个人。

“康帆,你别闹了,我们都看着呢,你的被子里没有人。”棉棉说。

康帆气愤地掀起了被子,说:“你们根本就不懂!当我闭上眼睛的时候,总能感觉到有个滑溜溜的身体往我的被窝里面挤。我甚至感觉到她用手在摸我的脖子,我可以肯定!”

棉棉“吧唧”了两下嘴,压低声音对晓琳说:“你记得吗?当初咱们杀曼儿的时候,曼儿曾死死地抓着康帆的脖子。现在看来,真的是曼儿回来报复了。”

曼儿那看不见的报复还在继续。几天几夜不睡觉之后,康帆脸色惨白、眼圈发青,连走路都不稳了。那天上课的时候,她垂着头正在打磕睡,还没等老师叫醒她,就突然自己跳了起来。

康帆说:“我知道你在,我知道你在……”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猛地冲出了教室。

棉棉向晓琳使了个眼色,然后一起冲出去,拉住发狂的康帆,故意在同学面前晃了一圈儿。老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们把康帆带回去休息吧,我觉得她最近是太累了。”

棉棉和晓琳就在等待这个机会。她们死死地架住康帆,却并没有朝教室的方向走,而是朝校外的那片树林走去。棉棉压低声音对晓琳说:“太好了,我们的机会来了!”

原来,自从菲菲和莉莉死了之后,棉棉曾找晓琳秘密地谈过一次话。当时棉棉拿出了一本关于灵学的老书,书上写了几个很重要的观点:一、灵媒。鬼魂要想害人,就需要灵媒。比如频繁出现的菊花,那就是曼儿的灵媒。二、复替。如果鬼魂想要害你,但你帮她除掉一个仇人,那么鬼魂就会放你一马。

棉棉严肃地对晓琳说:“我觉得咱们俩应当联手把康帆除掉,毕竟当初杀曼儿的事情是康帆一手策划的,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

晓琳当然同意了,两个女生结成了联盟。于是,她们买了一株即将开花的菊花苗,栽到了康帆的盆子里,这样一来康帆就受到了“我快要被鬼缠身”的心理暗示,自然而然地陷入到了崩溃之中。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棉棉和晓琳才能顺利地杀掉一向坚强、壮实的康帆。

她们就要走到树林深处了,那里有一条很深的河,平时除了约会的情侣几乎没人来。她们可以把发狂的康帆丢进河里,然后宣称康帆在路上发了疯,谁也拉不住,自己坠入河里淹死了。

棉棉说:“这是万全之策,咱们谁都不会游泳,所以康帆淹死了咱们没救,不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晓琳点了点头:“好,下手吧。”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行动无状的康帆突然冷静下来,反手抓住了棉棉的手臂。与此同时,晓琳也扑上来,按住了棉棉的肩膀。

棉棉被死死地压在地上,挣扎着问:“怎么回事?晓琳,你在干什么?”

晓琳冷冷地说:“你不是说过嘛,只要帮鬼除掉它的一个仇人,它就能放我们一马。后来我决定,还是除掉你吧,毕竟当初杀曼儿的时候,你是最先用石头砸她的,她应该更恨你。”

她看到了什么

棉棉已经沉入河里,一点声息也没有了。晓琳和康帆迅速地离开了现场。

路上,康帆骄傲地说:“棉棉这个白痴,居然以为你真的跟她联手了。她永远不会知道,在她找你联手之前,我早就找过你了。”

晓琳点了点头:“没错,跟她比起来,我还是更愿意跟你联盟,毕竟你心思细密,力气也大。”

摆脱了死亡的威胁,两个人淡定地推开了寝室的门。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她们看到窗台上出现了一朵艳丽的菊花。

“啊……”康帆尖叫着奔了过去,再三确认,发现那居然是她的花盆,因为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已经把花盆摔碎了吗,怎么又开出花来了?”康帆气愤地大吼道。她转身抓住了晓琳的衣襟,“说,是不是你使坏,又买了一朵菊花放了进去?”

晓琳急忙辩解,但康帆早已死死地拉住了她,眼睛里冒出了杀气。康帆说:“看来,我还是难逃一死,如果是这样,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活下来!”

就在这个时候,康帆突然停住了,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然后她松开了手,指着晓琳的身后说:“你、你回来了?”

晓琳顺着康帆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到窗帘被风吹得不断飘起,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康帆却像是真的看到了什么,脸上现出万分惊恐的表情,两只眼珠子因为害怕而凸了出来。她颤抖着说:“你真的来了,你真的不肯放过我吗?我已经替你杀掉了棉棉,她才是当初第一个动手砸你的人啊!”

晓琳急了:“康帆,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康帆已经完全忽略了晓琳的存在,不断地朝窗帘走去,两只手放在胸口,喃喃地说:“我知道错了,我不应当煽动大家去杀你。其实大家不知道,咱们俩从小就认识,我对你的妒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想杀你,但是我不敢动手。直到有一天,我看了伊藤润二的漫画《富江》,里面的富江是被同学们集体杀死的,这样反而可以逃脱法律的惩罚,所以我才生出了那样的主意,联合大家一起杀你。于是我故意约全寝室的人出去爬山,期间恰好有个帅哥出现对你表白,激起了其余女生对你的恨。这一切发生之后,我只要用言语再挑拨一下,她们便全都乖乖地去杀你了。我知道我错了……”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整个寝室的女生竟然都被康帆一人的私仇所利用了。

已经被惊恐折磨得失去意识的康帆,一边忏悔着一边走向了窗子。她像是受到了什么特别的指引,即使到了窗前也没有丝毫停留,蹬上窗台纵身跳了下去。

晓琳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她很想知道:康帆临死之前到底看到了什么?

帅哥的迷局

偌大的寝室里,只剩下了晓琳一个人。

她一向是寝室里胆子最小的,可她却活到了最后。只是这种“活”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她不知道何时自己盆子里的花会长出来,开出催命的花苞。

忐忑之中,晓琳拼命地回想到底谁可以救她,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物闪过了她的脑海:卖“玫瑰”的店主。

对啊,自己怎么早没有想到呢?那个店主说这是一种可以快速长成的玫瑰,可是开出来的全都是菊花,难道那个店主就没有干系吗?也许那个店主有化解的办法呢!

晓琳抓住这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撒丫子跑到了当初买花的那个小店。店主果然还在那里,戴着大大的防尘口罩。晓琳见状急忙吼道:“你知不知道你卖的花有问题?你当初对我们说,买了那些速成的玫瑰就能找到男朋友,可是现在我们没有找到男友,反而有了性命之忧!你要救我啊!”

店主微微地摇了摇头:“我的花有问题?呵呵,这不是明摆着的嘛。其实不仅仅是你们买的花,我卖的每一盆花都有问题。你看。”

店主朝店堂深处指了一下。

在那里,齐刷刷地摆着一排菊花,它们比普通的更艳丽,迎着风微微颤抖,像是有了生命。

店主说:“你拔下一株来看看,就会知道更多秘密了。”

晓琳尝试着拔下了一株,当根须离开泥土的时候,她吃惊地看到菊花的根部居然连着一根手指。而那根手指上,则戴着一只粉水晶的戒指。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那就是曼儿的戒指。

也就是说,死去的曼儿就埋在这家店的花盆里。

店主说:“我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这些花。吸收了尸体的阴气,它们会变得更加美艳也更加具有杀伤力。”

晓琳尖叫着想要逃走,然而不知何时店主已经把门锁得紧紧的了。他把口罩取了下来,露出来的,居然是一张极帅气的脸。

是他,集体杀人那天的登山队员。

店主说:“还记得我吧?当初看到你们一行六个人,我就知道将有一场谋杀要发生。于是我故意帮助你们,博得你们所有人的好感,然后动情地向曼儿表白,激起你们的恨意。接下来的事情就容易了,你们一人一下子把那个美女砸死了,还埋进了花丛里。当你们离开之后,我就静静地等在那里,直到她的灵魂与花朵全都融为一体,然后将之移栽进我的花店里。”

晓琳呆住了,想不到真相居然是这样的。当初她只以为是她们太坏,才杀死了曼儿,谁知背后竟然有更加居心叵测的人。与此同时,她看到店主脸上的皮肉竟然翻起,露出了里面鲜红的血肉。

晓琳战战兢兢地说:“那你为什么要把真相告诉我?”

“因为,”店主微微一笑,脸上的烂肉也跟着跳动起来,“在这场争斗里,你是活到最后的,显然你具有相当不错的运气和智慧。我需要优秀的灵魂,因为我的花儿需要最好的花肥。”

店主向身后一指,那里有一排太阳菊,正迎风绽开着花蕊,像是张开了一张张大嘴巴。

店主伴随着花香,渐渐地逼近了晓琳,一场混乱的集体谋杀将在花朵的艳丽里划上一个诡异而复杂的句号。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