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怪谈之阴劫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刚下晚自习,陶程就摸出校门,打算去吃夜宵。

可是他刚一出校门,就看见有人在校门外的广告牌旁烧着什么,只是那个人穿着黑色的雨衣,看不清脸。

陶程心里有些纳闷儿,这大晴天的也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这人为什么要穿着雨衣呢?他打算走过去一探究竟。刚坐到那人身边,就看见那人竟然正在烧一摞纸钱,刚烧成灰烬的纸钱很快又变成了红色的钞票出现在一旁。

陶程也是出了名的胆子大,他走上前去问道:“你在做什么呢?”

“换钱。”对方“嘿嘿”一笑,说道,“你能看见我?”

火光张牙舞爪地扭动,陶程看见黑色雨衣的帽子下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纵使陶程胆子再大,看到这种景象,也吓得退了两步。

陶程头皮一奓,问道:“你换什么钱?”

“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阴间银行分行的行长赵宇。在阴间的鬼要到人间游玩,就需要兑换阳间的钱。怎么,你要换冥币去阴间玩一玩?”赵行长欺身而进,声音中充满了蛊惑。

“我、我才不去呢!”陶程吓得又退了两步。

赵行长“嘿嘿”一笑,抬头看着陶程的身后:“有人来了,我得先走了,有机会你可以来找我。”

待赵行长走远,陶程也打算去找吃的了,他一低头看见地上竟然还有一叠红红的钞票。想必是那个赵行长留下来的。陶程捡起钱数了数,足足有一千块。

“陶程。”陶程的背后被人拍了一下,“你在这里干吗?”

陶程回过头一看,来人竟是自己心仪已久的女神徐倩:“我、我在看星星。”

徐倩笑着对陶程说道:“你拿着这么多钱,该不会是要请我吃夜宵吧?”

陶程一口答应下来:“走,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这顿饭陶程吃得很开心,吃饭的时候陶程有意试探徐倩,没想到徐倩竟然答应做他的女朋友了。

回到寝室,陶程几乎是笑着睡着的,因为他不仅得到了女神的芳心,更找到了一个“发家致富”的好方法。

买凶杀己

第二天晚上,陶程下了晚自习就提着一个黑色的口袋冲出了校门。

赵行长依旧在广告牌下烧着纸钱,火光冲天。

“赵行长,我能用这些冥币兑换钞票吗?”陶程提着袋子,脸上充满期待。

赵行长摇了摇头:“冥币兑换钞票,这是死人才能办的事儿。”

陶程从袋子里抽出一张冥币,那是一张“面值”八亿的冥币。

“就换一张。”

赵行长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不是不给你换,只是你这没烧过的冥币是不能换钱的,而且也不能给自己烧钱,要是被上面查到我头上,我的官位就保不住了。”

陶程会意:“要不我们五五分成怎么样?”

一声奸笑从雨衣里传了出来:“嘿嘿,看来你还是挺有脑子的嘛!这样吧,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假装死掉,就可以瞒过我上面的人,再给你自己建座坟……。

陶程“嘻嘻”一笑:“赵行长,你这主意真不错,就是不知道你们这汇率是多少?”

“八亿元冥币换八百元钱。”

赵行长的话听得陶程直流口水:“不知赵行长你们阴间有没有贷款这个业务?”

“当然有,不过得算利息。”赵行长用老奸巨猾的语气回答道。

告别了赵行长,陶程提着几万块的现金往寝室的方向走去。那是他在赵行长那里贷的款,这些都是他发家致富的启动资金。

只不过陶程刚走进校门,就觉得有什么东西跟在自己背后。

“还钱!”一张狰狞的鬼脸突然出现在黑暗中,那张脸破损不堪,皮肤下面有东西不停的蠕动。

“什么钱?”陶程反问道。

“还记得你昨天从地上捡走的一千块钱吗?”鬼脸不住地蠕动,一只只蛆虫从他的脸上向下掉,每说半句话,脸上的腐肉就掉下来一大块。

“你就是那个和赵行长兑换钱的鬼?”陶程问道。

还没等鬼回答,陶程撒腿就跑。可是没跑几步就被那鬼追了上来:“要是你不还钱,我就杀了你。”

陶程一听这话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想到赵行长给他出的主意。

“咱们做笔交易,我不但能把钱都还给你,还能让你得到酬劳。”

“怎么交易?”那个鬼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将刚才掉下去的碎肉喂进嘴巴,那块肉又重新出现在他的脸上。

陶程从黑色的口袋里摸出一叠钱交到鬼的手上:“杀了我,事后还有重谢。”

陶程将他的计划全部告诉了这个叫黄鸿的鬼,然后才蹑手蹑脚地回到寝室。

趁着周末放假,陶程去环桥公墓买下了一块墓地,又把剩下的大部分钱都换成冥币,做好其余的部署,他终于可以安心地在寝室等死了。

死而复生

周末的晚上,张毅飞回到学校。他刚推开寝室门,就看见一个黑影在地上晃来晃去。顺着黑影往上看,天花板上面竟然还吊着一个人!

“妈呀,死人了!”张毅飞大叫一声飞快地冲出寝室。

不多时,一大拨人就围了上来。

上吊的人正是陶程,他的脸色发紫,舌头都垂到了下巴,已经没气儿了。寝室内一片嘈杂声,大家都七嘴八舌地讨论陶程为什么要上吊。

这个时候徐倩冲了进来,原来陶程在死前曾经快递给徐倩一封遗书和一叠钱:

亲爱的徐倩:

在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请你一定要帮我一个忙,将我寝室床底下的冥币在环桥公墓第三十二排第六十个墓碑前烧给我。原谅我不好,来不及给你一个解释。

爱你的陶程

大家听徐倩念着着这封遗书,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众人顺着遗书所指,往床底下看,竟然发现那里有两个用牛皮口袋装的冥币。

“啊!”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发出一声尖叫。

大家都回过头看去,发现原本放在地上的陶程的尸体竟然不翼而飞了。

为了完成陶程的遗愿,张毅飞和陶程的另一个室友杜哲帮着强忍悲痛的徐倩提着牛皮口袋上了出租车。

晚上十点多,徐倩终于烧完纸钱,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寝室。

打开寝室门的一瞬间,出现在她面前的是由无数个燃烧着的蜡烛组成的心,中间有她的名字和“ILoveYou”的字样。除此之外,陶程正笑吟吟地站在一旁看着她。

“陶程!”徐倩一下子扑进陶程的怀里,无力的秀拳轻捶着陶程的胸口,“你为什么这么狠心地离开我……”这时,她发现紧拥住自己的身体竟然还有温度,“你没死?”

陶程看着怀中的徐倩,心里一阵感动。他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是假死——这是赵行长的主意里的一部分,只有这样才能够瞒天过海。

上吊的人根本就不是陶程,而是黄鸿变成陶程的样子,骗过了所有人!

“诈尸呀!”张毅飞和杜哲正想过来看看徐倩,却发现陶程的“尸体”和徐倩拥抱在一起。

陶程又好气又好笑,但是有这么两个仗义的哥们儿,让他觉得很感动。

“你、你不是上吊死了吗?”张毅飞瞠目结舌地问道。

陶程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

陶程本来没打算将他们牵扯到赵行长的计划中来,而黄鸿却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让陶程改变了主意。

招兵买马

陶程听到黄鸿不容置疑的口吻,知道这件事图谋不小,所以并没有和徐倩几个人说。

原来,赵行长本身就是阴间银行的一个移动仓库。但冥币兑换钞票并不是直接烧出来的,而是需要用运钞车运过来。也就是说只要兑换完赵行长身上的现金,赵行长就会派阴差运送现金,到时候只要在半路上拦截阴差就可以劫走运钞车了。

黄鸿的计划让陶程有些心动,虽然他的阴间账户里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冥币了,但是人总是不会嫌钱太多的,于是陶程当即就表示可以考虑一下。

告别了黄鸿,陶程立即往校外走去,终于见到了赵行长。

“怎么,来换钱?”赵行长对陶程打了声招呼,不等陶程点头,就说道,“我可告诉你,你只有一次兑换钱的机会,能带走多少,全靠你的本事。”

赵行长的话犹如一盆冷水浇在陶程的头上。。

“你就知足吧,要知道如果兑换多了,整个阴间的银行就会失衡,还有可能造成金融风暴。”赵行长拍了拍陶程的后背。

陶程点点头:“这样吧,还掉我的贷款,帮我换十万钞票,再从户头取出八万亿冥币来。”

赵行长也没多问他要这么多冥币干什么,开始帮陶程换取钞票。

陶程换完钱后就找到了黄鸿,并让他将计划全盘托出。黄鸿不仅告诉了陶程阴差怕什么,还告诉他学校是阴差运钞的必经之路,只是不知道运钞的阴差走的哪一条路线。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招兵买马,到时候凭他们一人一鬼可对付不了运钞的大队人马。

“我们怎么招兵买马?”陶程好奇地问道。

“跟我来!”黄鸿往外面走去。

黄鸿将陶程带到了废弃的女生宿舍楼前。

陶程打开手电的光亮走了进去。

陶程刚一走进去,泛黄的墙体就开始汩汩地流出殷红的血液,像一幅艳丽的水彩画。鲜血在墙上勾勒出了一个女孩的轮廓,紧接着一双干枯的手从墙里伸出来,向陶程抓去。

陶程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叠冥币:“帮我做件事儿,事后有分红,做不做?”

女鬼将原来伸向陶程脖子的枯爪移向了冥币,一把抢过钱,数都没数,就一口答应下来:“做!”

陶程很嫌弃地擦了擦从女鬼脸上掉下来的几只蛆问道:“接下来去哪儿?”

黄鸿将陶程带到了学校的后山,后山有些荒凉。此时他们已经用相同的手段收买了不少“鬼心”了。

陶程一路走,一路撒冥币。不一会儿,陶程的身后就出现了一簇簇绿森森的鬼火,鬼火一碰到地上的冥币,冥币就消失不见了。

黄鸿开始游说女鬼,大概是因为金钱的支持,大多数的鬼都愿意跟着陶程大干一场。

直到第一步已经部署得差不多了,陶程这才安心地回到寝室睡觉。

劫财

天亮之后,陶程装模作样地起床去上课。

徐倩请了半天假,下午的时候,她找到了陶程,原来徐倩不放心陶程,去给他求了一个平安符。

陶程有些感动,心里也更有底气。

晚上的时候,陶程带了很多东西回寝室,包括炒菜和啤酒什么的,说是要和张毅飞、杜哲两人改善一下伙食。

酒过三巡,张毅飞和杜哲就栽倒在地上。陶程有些愧疚地说了声“对不起”,心里想着事成之后,一定好好补偿他们。

这时,张毅飞和杜哲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冷漠地坐在椅子上继续喝酒,明显是被鬼附身了。

“运钞车什么时候来?”陶程问道。

“我今天就去兑换钞票。两天肯定能搞定。”被女鬼附身的杜哲说道。。

晚上,陶程被张毅飞叫醒。此刻,张毅飞也被黄鸿附身。他赶紧起身,并且让他和杜哲通知其他的鬼。运钞车来了,让人期待的时刻马上都要到了。   学校后山鬼影重重,阴差押送着浩浩荡荡的马车,正运送着大堆大堆的钞票。

陶程潜伏在后山。黄鸿告诉他一定要在运钞车全部出来,通往阴间的大门关闭的时候后才能动手,所以他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车队。

“小伙子,你还没告诉我,你大了?”陶程的旁边是一个歪着脖子的老太太,她的全身瘦得只剩一层皮了。

前前后后一共出来十辆运钞车。

就在这时,阴间的大门缓缓关闭。陶程一挥手,又是大把的冥币分发下去:“大家伙听着,只要你们肯干,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的!”

所有的鬼士气一震,陶程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运筹帷幄的土匪头子。他一声令下,麾下所有的鬼开始向教学楼的方向包抄。

陶程和黄鸿等是这次劫阴财的主力,按照黄鸿的分配,陶程已经得到了用来对付阴差的酸水,并携带在身上。

“停!”他冲在最前面并拦住阴差,而两边的鬼则开始包围了运钞的队伍。

“我们是运钞的阴差,你们是什么东西?”领头的阴差厉声呵斥道。

陶程“嘿嘿”一笑,大声下令:“泼酸水!”

无数的黑色液体从天而降,将阴差们泼成了落汤鸡。但凡沾到酸水的阴差,全身就开始膨胀,然后“砰”的一声,身体便血肉横飞地炸开。

棋差一招

突如其来的袭击冲散了原本的队伍。解决掉最有威胁的阴差后,剩下的事都交给那些孤魂野鬼了。陶程、张毅飞还有杜哲,再叫上两个鬼推走了五辆运钞车,剩下的运钞车留给那些孤魂野鬼,免得他们得不到便宜找上门来。

陶程和众鬼推着运钞车来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陶程已经累得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几人互相监视着,生怕对方起贪心,分赃不均杀了对方。

“钱已经到手了,怎么分?”陶程率先开口问道,身体已经恢复了部分力气。

“我和他就要一箱子钱。”其中一个推车的孤魂野鬼率先说道。

被黄鸿附身的张毅飞向杜哲使起了眼色,那个鬼有防备地往后飘了一段距离。黄鸿和杜哲快速冲到那两个鬼的面前,将剩余的酸水泼了上去。这些东西用来对付阴差都行,对付一些孤魂野鬼肯定没问题。

两个野鬼脸色变得狰狞起来,身体不断膨胀,被黄鸿用指尖一戳,爆成了血雾。

陶程看着一身是血的张毅飞向他走来,他立即退后两步:“这些钱已经足够我们分了。”

“可能你还不知道吧,这次劫阴财的计划其实是赵行长策划出来的。”黄鸿“嘿嘿”一笑,向陶程逼近。

陶程赶紧拿出护身符:“你们以为我和你们这些鬼打交道会没有防备吗?”

“这身体真是不方便。”黄鸿离开了张毅飞的身体对陶程狞笑道,“你还真以为徐倩给你求了一枚护身符吗,那只不过是算计你的第一步,徐倩也是我们的人。”

果不其然,那枚护身符对黄鸿和女鬼一点儿用都没有。陶程被黄鸿掐住了脖子,呼吸变得困难起来。

“不好!箱子里面只有石头。”杜哲的脸色都吓成了猪肝一样的紫色。

陶程咳嗽两声艰难地说道:“其实我的计划也是赵行长告诉我的,他告诉有人会来劫阴财,只要我帮他抓住了劫阴财的盗贼,他就允许我在他那里无限次地兑换冥币。就算箱子里面真有钱,但和无尽的钱比起来,我想你们也知道该怎么选择。”

“你们几个竟然骗我们!”陶程的话音刚落,黑夜里传出了尖锐的声音,原来是那些鬼追了上来。

附在杜哲身体里的女鬼吓得跑了出来,黄鸿更是叫苦不迭,很快被众鬼撕成碎片。看到眼前的场面,陶程再也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尾声

当陶程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黑色的小屋子里,屋里惨白的烛光飘忽不定。

赵行长端着透明的酒杯,里面是猩红的琼浆。

坐在赵行长对面的人陶程认得,正是那个押送运钞车领头的阴差。他说道:“赵行长,你挪用的公款可就快要还清了。”

赵行长有意无意地望了陶程一眼:“可不是吗,我终于把我欠下的钱推给这小子了。不贪心就不会上当,我正在寻找下一个目标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