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之鬼大爷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他是一个形之枯槁的老人,穿着破落,每天晚上提着以前的老式油灯,穿梭在各个小巷中,孤身一人,看起来寂寞至极。

他有时也会陪着那些流浪街头的老头们聊聊天,听他们诉说年轻时的酸甜苦辣,年老时的儿女不孝,老泪众横的脸上写满了沧桑,他会提着灯指引那些老人走向该去的地方。隔天,他们都会安详的睡在街头,不再醒来。

夜深了,大爷提着灯走在一小巷中,不知疲惫,稀疏的灯火是他渴望而不可及的,然小巷深处传来一阵阵的哭声和叫骂声。大爷叹了口气,蹒跚的向深处走去。

“老不死的,快滚,咱家不养吃闲饭的。”女人的大嗓门隔老远就听的到。

“走走走,养只狗还可以看家,养着你,百年后还要花钱给你送终。”男人也骂骂咧咧的推搡着一位老人。

“天啊,我怎么会养出这样一个逆子,是不是我上辈子坏事做尽,这一世要我无家可归。”老人抱着一个孩子坐在地上无奈的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怀中的孩子哭着叫爷爷,用小手抹干老人脸上的泪水。

“带着这个小兔崽子滚!!!”男人恶狠狠的下了最后通牒,“再不走,我打死你们。”男人作势伸手就要打。

“你可以不养我,但这是你大哥的孩子,你和春花又没个儿子,同是一路血脉,你就收养了吧。”老人揪着男人的裤脚,哀求道。

女人脸色阴沉,“我春花难道不会生养?要我养你家早死鬼大儿子的骨肉,呸,我还嫌晦气呢。”春花嘴不饶人,嗑着瓜子儿,把壳儿尽数吐在了老人的身上,甚至不解气儿的把洗脚水倒在了老人的头上。“二成,我们关门睡觉。”

“好的嘞,媳妇。”二成屁颠屁颠的答应着,还讨好般的把老人拖出了门外几米远。

关上门后,老人抱着孩子呆愣在地。

老人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进入了军队,认识了一个女兵,与之结了婚,生下孩子,没多久就上了前线,不久,大儿子身亡,而孩子那时才一岁多点,接着大儿媳伤心过度也跟着去了,剩下三岁的孩子,托付给了老人。二儿子是经商的,经商之人都有点狡猾,用在生意上,利润可能翻倍,用在亲情上,那就家不成家。春花是二儿媳,也是经商的,脾气火辣,二儿子惧内,所以基本事事听从媳妇的,他们有个女儿,后来就一直不得生养。

大爷一直都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走到老人的身前,老人抬头看了看,“你也是被赶出来的吗?”

大爷点点头,“你放心,不孝儿女总会得报应的。”

“不不不,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了,我不希望他出事,我不能断了根,唉!”老人摇摇头。

大爷指指老人怀里的孩子,“难道他不是你家的根吗?这个孩子以后会大富大贵,儿孙满堂。”

老人又重新打量了一下大爷,眼睛里闪过一道光,随后又暗淡了下来。“你会看面相是吗?我是不是将不久于人世?”

大爷点点头。

“那这个孩子该怎么办啊,就算他以后会过上好日子,可他这么小,谁来养他?”老人抱着头嚎啕大哭,孩子扳开老人的手。

“爷爷,不哭,你还有我。”孩子的大眼睛也有些湿润了,但他不能哭,他怕让爷爷不要他。

大爷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孩子,问,“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长歌。”孩子有些局促。

“长歌生下来时,他爸爸正在唱军歌,所以取名为长歌。”老人抹着泪说。

“让这个孩子跟我走吧,我养他,但是他得答应我一个条件。”大爷严肃的说。

老人有些不可置信,毕竟眼前的这位陌生的提灯老头看起来年纪比他还大,并且他还不是人,他有些不放心。

“你不信我,这个我理解,但你目前没有其他选择,你放心,孩子我会好好带大的。”大爷微笑着说。

老人犹豫了再三,决定相信大爷。“你之前说的是什么条件?”

“等长歌百年之后,替代我提灯。”

“那你得问孩子愿不愿意跟你走。”

“孩子,你愿不愿意跟我做个正直的人?让爷爷不再受苦。”

长歌看了看爷爷,他含泪点头。

“那好,这段日子你多陪陪你爷爷,吃的穿的不用担心。我去办点事,你扶着爷爷先去小巷那边的一个废弃房屋休息,乖!”大爷慈爱的看着孩子,用手摸了摸长歌的头,一道流光突兀的往孩子的眉心而去。

“你这是?”老人有些不满。

“这是送给长歌的第一件礼物,慧智明心,鬼物不敢近身。”说这话时,大爷已经不见了。老人赶紧要孩子叩头拜谢。

大爷进入了二成的家中,他们已经睡了。大爷又不得不进入他们的睡梦里,拿着提灯的把儿一下下敲打二成和他媳妇的额头,“一棒是要你们记住,孝顺父母天经地义。第二棒,是要教你们,养育之恩不能忘。第三棒,不尊不敬钱财散,无儿无女送终凉。”他们夫妻各自敲了三棒,一起床,额头肿了一大块,梦中打他们的人始终看不清,刚开始还挺本分,后来也没当成一回事。

没过多久的时间,长歌的爷爷受寒去世,大爷指引着他去投胎,“下一世,你会过的很好,同时也希望你谨记善心。”大爷用大拇指抵住老人的眉心,细说着。

之后的日子,大爷教长歌识字做人。

时间一天天的过了,长歌长大成人,而大爷依旧是那样,一点也没改变。

“爷爷,你是不是鬼啊?”长歌早就猜到了,那时候还小,不懂,现在读过许多书后,才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我是鬼。”大爷很坦荡的说。

“书上说鬼会害人。”难怪大爷白天躲屋子里,晚上出来教他东西,白天非让他多晒太阳,但没见过大爷害过谁。

“鬼也分善恶。”

“懂了。”

……

有一天,长歌去街上买日需用品,碰上一道士,那道士从长歌身边擦身而过,没过一会儿,又追随上长歌的脚步,“公子,请留步。”

“干嘛?”长歌疑惑道。

“公子身上有阴气,虽然极淡,但是时间长了,恐怕会危害公子的运气。”道士严肃的说。

“你想多了。”长歌虽然单纯,但是并不蠢,书中说,道士擅长捉鬼。

长歌转身就走,道士无奈只好尾随。

长歌到家后,刚把东西放下,那个道士就跟进了屋,拿起桃木剑就直接对着鬼大爷刺去,长歌看见后想也没想就去挡那一剑,“长歌,快走开。”

大爷赶忙把长歌推开,桃木剑刺中了大爷的肩膀,一阵呲拉哗啦的声音响起,黑烟不断的往外冒,“爷爷,你没事吧?”长歌焦急的跑到大爷的身边,“为什么要推开我?”

“傻孩子,刺中了会疼。”大爷微笑着说。

“鬼物,看你样子至少有两百年道行了吧,不去投胎,还留在人间做什么?”道长大喝道。

“臭道士,你今天要是伤我爷爷一根毫毛,我就跟你拼命。”长歌红着眼睛跟道士对着干。

道士没把长歌放在眼里,冲上去对着鬼大爷扔了一道符纸,看着长歌又想冲上去替自己挡,大爷一阵心急,那是火符,一碰就燃。他赶忙施起一道风,暂时让长歌处于幻觉之中,伸手就想把符纸挥偏,可那符纸却往身上粘去,他的手一碰到符,就自动燃起来了。

道长走到长歌面前,贴了一道定身符。

“我爷爷是好鬼,你别伤害他,当年要不是他收留我,我早已跟我爷爷饿死街头了,他就是我的第二个亲人。”长歌一从幻觉中走出来,立马求情。

“不管好鬼,恶鬼,都要去投胎转生,遵循天地法则。”道长有一丝动容,但还是坚定的说着道理。

“长歌,这是爷爷的命,我前段时间就算准了,你要好好活下去。道长,留下我两百年的道行给那个孩子吧,让他百年后能够成为一个地仙,继续替我行正义。”大爷的身体已经烧掉一半了。

道长点点头,桃木剑往大爷眉心处一挑,一团白色的光芒出现在剑上,道长把它打入了长歌的体内。

……

那事过后,长歌孤身一人,努力考取功名。而春花他们后来生了个儿子,可把他们欢喜了,可儿子长大后却不为他们送终,把他们赶出了家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