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的胖室友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怎么了?想不开吗?”

“好好听的声音,你是谁?什么时候来的?”一个胖女生转过头,肥胖的身躯距离悬空只剩几步。

“我是天使。”一个全身黑衣的女子做了简短扼要且奇异的介绍。

“天使,可是你……”

“想跳下去可是又没有勇气是吗?”黑衣女子从她肥胖的身躯走过,探头往下看了看,“还真高,不是吗?”

“天使,我不是不敢跳,只是我恨,我恨,我会死不瞑目。”

黑衣女子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血色,似乎对自己猜错她的心意感到些许介怀。

胖女生没有注意到黑衣女人的脸色变化,继续说道:“为什么?我的室友要这么残忍地对待我?我的东西,电脑,书籍,食物都大方地给她们用,可是她们却暗中嘲笑我胖,寝联不但排挤我,还跟一堆人说她们寝室养了一头猪。”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就还要胖点!”黑衣女人呵呵地笑,随即想用手掩住嘴,可是那双瘦骨嶙峋的手怎么可能封住即使是樱桃的小口。

“还要再胖点,再胖点,嘻嘻……”

“小惠,最近胖妞去哪了啊?都没看到?”

“莉莉啊!你问我,我问谁,那只母猪又不是我家养的。”

这时房门突然打开,莉莉失声,她怕那些话被胖妞听到,还好走进来的是另一位室友。

“小惠,莉莉,你们没出去啊!”

“对啊!那像小燕子你啊!交际花,每天都和不同的男生出去约会,身材好,人漂亮就是有这个好处。”小惠带点嫉妒地说。

小燕子懒得回,转了个话题:“咦?胖妞呢?好几天不见了,难怪最近总感觉寝室好空旷。”

三个女生咯咯地笑出来。

这里是台南某女子技术学院的学生宿舍,一个小小的房间却在学校赚钱取向的教育方针下,硬塞下六个人。女生身材小也就算了,但碰到像胖妞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吨位,可苦了其他五名室友,虽然胖妞对五名室友很大方,但女性心里隐藏的残忍血性,怎么可能放过对胖妞的嘲讽呢?

“我回来了!咦?怎么整间寝室都没人啊!”

小惠看了下手表,好歹也是晚间十点,十一点就有门禁,平常至少胖妞都会待在寝室,她人太胖,行动不便,就连走出寝室的门有时都会卡到,总一个人静静坐在电脑桌前打游戏。

小惠她们私下都笑不知道是那个男生倒了八辈子的大霉还是欠了胖妞八辈子的债,才会被她装满猪油的信息砸到。

那一次的寝联,当胖妞偷偷听到五名室友的谈话,私下赶到,五名室友和其他五个男的,根本把她当作笑柄嘲笑了一整晚。

她才知道她在五名室友心中原来是个笑话,过去五名室友表面对她阳奉阴违,不过是想夺取她的资源,想吃她的东西,借她的书本文具,甚至拿她很久没用的化妆品去擦。

后来那一晚胖妞就消失了,没再出现。

“咦?胖妞回来了吗?”

小惠看着胖妞桌上放着很多的饼干泡芙,坐到她的座位,打开吃了起来,然后边和不知名的网友丢信息。

(信息记录)……balabala……(很多略过)

“对了,你是男是女啊?”小惠飞快地打着字。

“我是女的,而且很胖,室友都叫我胖妞。”

“啊!这么巧,我室友也被我们叫成胖妞,呵!好巧。”小惠不客气地敲字,她对肥胖的人很没好感。

“我也不喜欢胖啊!所以小惠,你不要再一直吃零食了,不然也会变胖!”

“知道啦!管这么多,等一下,你怎么会知道我是小惠?”

突然碰的一大声,小惠上头胖妞睡的床突然塌下来,接着一个黑影罩住小惠的头。

“还要再胖点,再胖点,嘻嘻……”

“天啊!救命呀!”

兰抱住八卦琪的身体,不敢看。

在胖妞的桌上,有一个女人身体趴在桌上,但那颗头被压得稀巴烂,还有她上方的床破了个大洞,电脑也被压坏,被血液染成粉红色的*,夹着头发和木屑伴在屏幕内部的电路,火花不停跳出,有股猪血烧焦的味道。接着小燕子和莉莉也回来,看到这个爆头的景象都呆了,小燕子还昏倒了。

警方过来清理现场,并分析是有重物摆在座位上方的床上,木床支撑不了,终于坠下压死了坐在下方的小惠。

血肉模糊的尸体,一个没有头的小惠总算抬了出去,寝室少了两个人了。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其他四名女生都有点毛毛的,渐渐不敢一个人待在寝室,没多久的一晚,莉莉打开了寝室门,晚上十点多,里面空无一人,兰和八卦琪常一起行动,小燕子是男人杀手,应酬接不完。   她看着空荡荡的寝室,心中发毛,不敢待下去,拿着衣服、洗发精和沐浴精就要走出去,却发现两罐清洁用品里头都空了。

“先用胖妞的吧!”

莉莉以前常这么做,虽然胖妞桌上曾死过一个人,但她的沐浴用品放在别处,莉莉脸不红,气不跳,顺其自然地拿了一罐包装精美的香精就进了澡间。

莉莉抚摸着自己身上的线条,水温温地从头发,胸部,大腿一路往下流去,她摸着自己的小腹,好像有些儿突出,看来从明天起,胖妞那儿的零食要少吃些。

突然浴间的门被打开,但水气氤氲,莉莉过了几秒才发现,然后她觉得快喘不过气来,一个庞然巨物不停地把她身上的肥肉挤进小小的澡间,莉莉想喊救命,但声音打在肥肉上,不知道是被吸收还是反弹,传不出去。

莉莉想把庞然大物往外推,但怎么可能成功,她挣扎着抬头看,那张脸……就像庙里要祭拜的神猪头一样,都是赘肉,看不到五官,突然恶肉横生的缝隙中传出声音。

是胖妞的声音:“啊!找好久了啊!原来我把它们放在这儿啊!”

一只比圆柱还粗的手去拿放在莲蓬头上方的香精和LUX,但却勾不到,胖妞的身体又移了进去。

突然大叫一声,接着又碰一声,莉莉的身体被挤爆。

“还要再胖点,再胖点,嘻嘻……”

当警察到了命案现场,跟在后头的小燕子,兰和八卦琪都掩面大叫。

莉莉的尸身挂在澡间角落的墙壁上,血肉黏在墙壁上,就像拿一支大毛笔醮着她的脏器和肉泥涂在墙上似的。

莲蓬头往侧边扭去,只是水仍不停流出,和着血流到下方的集水孔内,眼睛和耳朵进不去,不停地在栅烂旁打转。

警方分析有巨物硬塞进去,把莉莉给挤爆。

房间少了第三名室友。

小惠和莉莉的死对兰,八卦琪和小燕子是很沉重的打击,她们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心中都有隐隐觉得下一个会是我的准备。

小燕子几乎不想回寝室了,八卦琪和兰则黏在一起,不敢落单。

又过了一阵子,兰和八卦琪去看在成功大学安南校区的一头死亡的抹香鲸解剖。

“兰,你看这些照片好恶心,听说这只大鲸鱼运到一半,肚子气爆,然后脏器都喷到大街小巷来。”

八卦琪指着摆在一旁的图片展览区,虽然现在庞大的抹香鲸只剩白色的骨架了。

回到寝室,已经快十一点,待会儿就要有门禁,这时兰突然叫八卦琪在宿舍大厅等她一下,她想去买个宵夜。

八卦琪有点累了,就不陪她去。

兰一人走出校门买了一包咸酥鸡和两杯珍奶,提着走在宿舍区的路上,突然从两旁荒凉的草丛中传来熟悉的声音。

是胖妞的声音:“兰,我好涨喔!能不能帮帮我。”

兰听到是胖妞的声音,心中稍定,拨开树藤走进去,看到一个就像抹香鲸的巨物横躺在夜色掩护下的草皮上。

脸上都是肥肉,已经看不到五官,但声音微微传出:“兰,我好涨啊!能不能帮帮我。”

“是胖妞的声音没错,老天!她是妖怪吗?吃成这个样子,整个肚子大到像一台大卡车,而且还鼓起来”

兰心中一直看胖妞不顺眼,这时突然起了恶念,她放下手上的食物,用力搬起脚边的大石头往胖妞肚子砸去。

“去死啦!你这个妖怪。”

石头落在胖妞的肚子上,突然大爆一声,一股很恶心的臭味,就像兰平时醉酒催吐时会跑出的臭味,混在一股很强的气爆冲力向兰袭来。

“还要再胖点,再胖点,嘻嘻……”

八卦琪和打手机联络而来的小燕子看着宿舍侧墙上的血迹,警方说兰就像炮弹一样打在那个墙壁上,然后化成一滩脓血,尸骨无存。

至于是什么样的力量,警方不知道。

但八卦琪却想到那只抹香鲸气爆的样子。

少了四名室友了。

小燕子和八卦琪决定要搬出宿舍了。

八卦琪先跑去以前同学那儿住了一阵,后来她看着自胖妞那儿拿来的一些少女小说和少女漫画,觉得越来越毛,决定拿回去放回她的座位。

八卦琪一想到失踪的胖妞,和惨死的三位室友,心里怕得要死,选了个大白天到了以前的寝室门口,她走了进去,好久没有人住的寝室似乎积上了一层灰。

八卦琪走到胖妞的座位,把书放上去,突然看到书柜上又多了好几本新出的爱情小说,难道胖妞又回来住了?

八卦琪想了一下,拿起背包,把那些新的少女丛书又放进自己包包,打开门就走了出去。

她突然觉得为什么走廊变得那么湿滑且昏暗,而且刚刚那扇门好怪,好像一个人嘟着嘴的形状,椭圆形,跟她走进来时不同。

“等等,为什么我刚刚没看到门把?”

突然从走道末端涌进透明黏稠的液体,很酸很刺鼻,八卦琪想往回跑,突然走廊一阵痉挛,她看到走廊的上下方竟有一排白色的大理石,就像恐龙的牙齿一般大小,正在咬合,然后卡喳一声……八卦琪的身体被咬断成两半,肝脏,胃肠流出来,接着黏稠的液体把它们卷到不知那儿去。

“还要再胖点,再胖点,嘻嘻……”

过了三四天,警方在学校的化粪池内采集到一具人骨,经比对化验是八卦琪的。

当小燕子走到白色骸骨前,看到还有几只蛆在蠕动的手胫骨上戴着一只粉红电子表,转身便吐。

小燕子的五个室友全部消失了。

小燕子得了严重的精神忧郁症,整天幻想有人要杀她,躲在男友家中不出门,然后每天就是吃吃吃,连走出房门动动也不愿意,渐渐的,小燕子最自以为傲,身轻如燕的纤体,像气球一样膨胀,她的帅气男友不要她了,把她赶了出去。

小燕子拖着满身赘肉在校园里吃力地行走,肥肉下垂到地面,就像拖着水泥袋一样,全身是汗,恶心的汗臭味夹杂着脂肪不断流出,就像蜗牛在爬过的地方,留下长长一条暗黄色的斑痕。

一群女生站在一旁嘲笑着这个过去的校花,用女人残忍的天性不停地讥讽,但小燕子连从肥肉中找到嘴巴开口反驳都很困难,眼皮也重得睁不开。

她受不了这些污辱,拖着庞大的身躯到了宿舍顶楼,勉强睁开眼睛,看着底下距离好远好远,却又没有勇气跳下。

但她爬完十层楼的楼梯,力气也用尽了,她就像一团死肉,瘫在顶楼平台边上,太阳不停地晒啊晒。

隔天一堆男男女女拿着碗和叉子走到了顶楼。

一个长得很美丽的黑衣女子轻声地说:“来喔!免费又好吃的barbeque哦!”

大家一拥而上割着那团被太阳蒸熟的巨肉。

黑衣女子笑着,抚摸着手指上的黑色钻石,甜甜地小声地说:“这样不够吃,不够,还要再胖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