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恐怖之致命变换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月华满天,杜磊迷迷糊糊地醒来。他用力地揉了揉眼睛,长叹了一口气,连开灯的欲望都没有。原来,研究生的生活比大学本科还要无聊。杜磊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过到什么时候。突然,黑暗里传来了尖厉的声音,像是怪物咬啮着牙齿。杜磊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忙伸手去摸开关。

“啪——”开关响了,可是屋子里的灯却没有亮。在一片漆黑里,那尖厉的声音越来越明显。

突然,一个洁白的身影飘过来,及地的白袍子,借着月光可以看到上面斑驳可疑的红色印迹。白袍子之上,是一片披散着的长长的黑发,散乱中露出一条缝,依稀可见一张苍白的脸。

“你……你别过来……”杜磊的牙齿打着战。

然而,那个身影依旧向着杜磊靠近。在离杜磊的床一步之遥的时候,它伸出了瘦长的手,掠开了自己的长发——苍白的脸一览无余。在眼睛的位置,只有两个乌黑的洞。

“啊——”杜磊很不争气地叫出来,然后他抓起枕头,用力地砸了过去。

“别打,别打!是我!”那个身影被杜磊打得连连退步,然后着急地说,“我是陈晓刚啊!”

杜磊愣住了。白色的身影一把扯下了自己的头发,然后用力地撕下脸上一张苍白的东西:“我和你闹着玩的。”

居然是同宿舍的陈晓刚,杜磊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有这样闹着玩的吗?”

“唉,还不是因为生活无聊吗?”陈晓刚说着,伸手关掉了正在发出尖锐声音的录音机。他说:“怎么样,你也和我一起玩吧?”

“玩什么?和你一起装鬼吓人?”杜磊的语气里全是不屑。

“当然不止是这个——虽然这个够刺激的,你刚刚的反应真是好玩,哈哈……”陈晓刚看到杜磊变了脸色,马上正了正口气,“我们还玩别的一些极限运动,挑战自己的生命,那真是太好玩了。”

“我不玩。”杜磊气还没消。

陈晓刚把脸凑了过来,劝说了很长的时间。其实杜磊也觉得生活无聊生命没有意义,他有些动摇了。

这个时候,来了条短信,是倪雪儿的:“杜磊,我们还是分手吧。对不起。”

杜磊突然觉得自己被雷击了,他急忙打电话给倪雪儿,听到的却是:“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杜磊想起了学校里各种关于倪雪儿的流言,苦涩顿时涌上了心头,他突然对陈晓刚说:“我和你一起玩!”

这个时候的陈晓刚正在把电闸拉好。听到杜磊的话,陈晓刚的眼睛和灯光一起亮起来了:“那太好了!我先带你到一个很酷的地方去吃饭!”

杜磊笑了一下,现在的他,觉得去哪儿都无所谓了。

可怕的菜单

陈晓刚所说的“很酷”的地方,十分偏远。杜磊跟在陈晓刚的后面,左转右转好几个弯,然后再经过一片松树林,终于远远地看见了灯火。

那灯光似乎都与别处的不一样——从蓝色的玻璃透出来,幽幽地泛着光,在夜色里活像两只眼睛。杜磊打了个冷战,他觉得这个地方挺可怕的。

陈晓刚大摇大摆地走进去,挑了一个中间的地方坐下。突然,一个声音从杜磊的背后响起:“客官,你想点点什么?”

杜磊吓了一跳,他一点脚步声都没有听到啊。他转过头去,正迎上了一个女人妖娆的脸。一张粉白的小脸上,细细地描着眉眼,红红的嘴唇娇艳欲滴,看上去很像是旧时候人的打扮。

“这是苔姬,”陈晓刚急忙介绍,“是店里的老板娘。你想吃什么,就直接说吧。”

“啊……”杜磊尴尬地笑笑,然后说,“那……我要一份鱼香肉丝盖浇饭吧。”

整个店里突然安静下来了,像是被什么大事情震惊了。杜磊有些吃惊,他向四周看看,几乎所有的食客都停下了吃饭的动作,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杜磊。

良久,哄堂大笑,包括老板娘在内,都笑得花枝乱颤。苔姬用一只手妩媚地捂住了鬓发,另外一只手轻轻点着杜磊的额头:“你啊,真是会说笑话……”

杜磊不明白他们都在笑什么,还是陈晓刚给他使了个眼色:“你不会点,还是让我来吧。”然后,陈晓刚很大方地说:“来一盘清炒人指肉,再来一份清蒸美女腮,汤嘛,就要血汤好了。”

苔姬应了一声就去了。杜磊听得目瞪口呆:“你……你点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陈晓刚神秘地向四周看了一眼,轻轻地说:“你别大惊小怪的。这里的菜都是和人体有关的,这就是风格。来这里的人都是找刺激的,谁还会点鱼香肉丝啊。听我的,上菜以后你就大口吃。玩的就是心跳!”

“那些菜不会真的是人肉吧?”杜磊不太放心。

“不会,”陈晓刚笑了,“你忘记我刚刚是如何装鬼吓你的了?这里的菜也是那么回事。”

杜磊这才放下心来,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菜很快就端上来了,散发着诱人的香气。杜磊一口一口吃得很香,可是他发现,周围的食客都投来了异常关注的目光。甚至,有一个身着红色运动服的年轻男生还走到了离杜磊一米远的地方,细细地打量着杜磊。然后一边点头,一边发出“嗯唔”的声音。

杜磊觉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快要被他看出来了。

突然,陈晓刚兴奋地站了起来,朝着苔姬走去,而那个红西装男人也朝着那个方向走。他们三个人站在一起议论了很长时间,然后六道目光齐齐地向杜磊看过来。

杜磊有点毛骨悚然了。他把目光转移到远处的一桌。那里,坐着一个面貌文静的女人,只能够看见侧面。可是,杜磊看到她的时候依旧觉得全身上下热血沸腾。因为,那个女人太像倪雪儿了!

杜磊喜欢倪雪儿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是对于杜磊来说,倪雪儿是一个不可解的谜。她即使和杜磊在一起了,也还是淡淡的态度。而且,就像今天发生的事情一样——她说分手就分手。杜磊正想着,突然,那个女人的身体动了一下,然后整个左臂都掉在了桌子上。有淡淡的血痕映在了断口上。

杜磊看得头皮发麻。可是那个女人很坦然地用右手抓起左臂,按在了肩膀上,之后继续吃饭。

自始至终,杜磊都没有看清女人的脸,可是杜磊很害怕。

不过,杜磊转念一想:这估计也是装的。来这里的人,大约都有和陈晓刚一样的爱好吧。

这个时候,陈晓刚回来了。杜磊问:“你们到底说了什么?”

陈晓刚说:“没有什么,我只不过和苔姬说,你将加入我们这个团队,以后会经常来照顾老板娘的生意。那个红色西装的男人,他也说有个朋友要带过来。”

杜磊有点不太相信,可是他心情不好,不愿意想太多。

昏昏欲睡

杜磊本来以为,他会因为失恋而失眠的。谁知道,失恋以后,他比平常睡得还要多!几乎只要一闲下来,杜磊就会想要睡觉,那种感觉不可抑制,甚至有一次,他上厕所的时候都差点睡着了。

杜磊把这件事情和陈晓刚说了,可是陈晓刚一脸的无所谓:“失恋的人都会有点异常的。”

杜磊想起来,一年以前陈晓刚也失过恋。虽然不知道陈晓刚的恋人是谁,可是能够看出陈晓刚特别爱她。从那以后,陈晓刚也总是睡觉,特别能睡的那一种,班里的人都称陈晓刚为“睡神”。

杜磊这样一想,就不以为然了。于是他抱着枕头呼呼大睡起来。

是电话铃声把杜磊吵醒的,杜磊迷迷糊糊地接听,居然是倪雪儿!

杜磊马上清醒了。电话里,倪雪儿的声音特别愤怒:“杜磊,我一直以为你是好人!没有想到你这么卑鄙!”

“我怎么了?”杜磊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

“你别装了!如果不是有陈晓刚救我,我早就被你淹死了!你推我下河!你太过分了!”

倪雪儿说完这些话以后,就怒气冲冲地挂断了。杜磊真是迷糊了:自己明明睡了一个下午,怎么可能会去推倪雪儿下河呢?

杜磊决定等陈晓刚回来以后问问。

不一会儿,陈晓刚就回来了。他全身湿湿的,显然是刚刚从河里救了人了。杜磊一把抓住倪雪儿:“是你把倪雪儿救起来的?”

“是啊。她掉到河里了。”陈晓刚一边说一边打哆嗦。

“是谁推她的?”杜磊的眼睛发出异样的光。

“我不认识那个人。”陈晓刚说,“天太黑了也没有看清。”

杜磊有点失望:“刚刚倪雪儿来电话了,她说是我把她推下去的。这怎么可能呢?”

陈晓刚愣了一下,然后他说:“刚刚我救倪雪儿上来的时候,她也非说是你推她下河的。”

杜磊颓然地坐在了床上:“这怎么办?我想向她解释,她不接我的电话啊。”

“没事!”陈晓刚看上去心情却很好,“反正你已经和她分手了。我们去苔姬那里吃饭吧。”

何谓“致命交换”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

第二天,倪雪儿出现了。她穿了一身淡蓝色的棉布裙子,漂亮得像一朵刚刚出岫的白云。

杜磊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他急忙走过去:“倪雪儿,昨天那个人真的不是我。”

“我知道不是你。”倪雪儿羞涩地低下了头,“昨天我只是想和你说说话,又找不到理由,就故意那样说的。”

这是杜磊所没有意想到的好事,杜磊乐得快要跳起来了,他说:“倪雪儿!只要你想和我说话,我就是被埋进了坟里,也会从里面爬出来的!我怎么会不原谅你呢?”

倪雪儿仰起头来:“那我们和以前一样,好不好?”

“好!”杜磊坚定地说。

倪雪儿犹豫了一下,然后继续说:“为了庆祝我们的复合,我带你去一个很酷的地方吃饭,好不好?”

杜磊觉得这话很熟悉。

倪雪儿带杜磊去的地方,果然就是苔姬的店。看来,这个店是大家公认的“酷”。

倪雪儿领着杜磊坐到了店里正中的位置,就是杜磊和陈晓刚第一次来的时候的位置。苔姬看到杜磊和别人一起来了,觉得很吃惊。不过,她马上巧笑着走过来,给倪雪儿递上了菜单。倪雪儿指着上面的字说:“我要红烧肩胛骨……”

“美女啊,”苔姬突然打断了倪雪儿的话,“你们不能坐在这里。”

“为什么?”倪雪儿吃惊地问。

“因为……”苔姬看了看杜磊,“这位帅哥,他已经来过本店了。”

“什么?你来过了!”倪雪儿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震惊地望着杜磊。

杜磊茫然地点点头:“是啊,陈晓刚带我来的。”

倪雪儿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她拖着杜磊疯狂地跑了出去。

一直跑到了松树林子里,倪雪儿才停下来喘着气,她说:“杜磊,我现在终于明白,昨天推我下河的果然不是你!”

“当然不是我!”杜磊叫了起来,“你刚刚不是已经承认了吗?”

“那是假承认,就是为了骗你到这里来。”倪雪儿叹了一口气,“杜磊,让我给你讲讲,苔姬的店是怎么回事吧。”

“苔姬的店,其实主要经营的不是菜,而是‘致命交换’。来这里吃饭的人都是对生活没有希望而寻求刺激的人。如果谁吃了店里的菜,谁就算是同意交换了。他会像商品一样被人买卖的。”

“只有陌生人来,才可以坐在店里正中的位置,那表明他可以被出售。被出售之后,他的身体就会短暂地借给一些死了肉身的灵魂,那些灵魂借着这身体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你最近是不是总是觉得困?在你睡的时候,你的身体就被借走了!”

杜磊终于明白过来了:“买我身体的那个人,他把你推下河了。所以你认为那是我?”

倪雪儿点点头。

“那陈晓刚为什么要害我?他可以得到什么好处?”

“他可以减少睡眠啊。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陈晓刚也被出售过了,所以他天天都在睡觉。为了让自己睡觉的时间少一点,他就只能不停地带人过来。每带一个人,他就可以自救一点点。”

说完,倪雪儿定定地看着杜磊:“我和陈晓刚一样。”

“你也被……”杜磊觉得不可思议。

“对,我曾经觉得生活无聊,抱着贪玩的心理到了这里。结果,我也陷进来不能够自拔。本来我也想把你带来的,可是觉得你人很好,不忍心。昨晚我以为是你推我下河,所以就……”

杜磊转头向着苔姬店的方向,那两道幽幽的蓝光依旧像两只眼睛,不知疲倦地闪在夜空里。

杜磊抓住了倪雪儿的肩膀:“我们现在应当怎么办?”

倪雪儿绝望地摇摇头:“一旦进入了交换,就只能带别人进来。这就像细菌的分裂一样,越来越庞大……”

远处传来了乌鸦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恶向心来

“杜磊,我得到了一个新消息。”第二天晚上约会的时候,倪雪儿却突然神秘兮兮地说,“我从苔姬那里听到的。原来,只要杀害一个人,作为苔姬的菜料,我们就可以得救了。杀一个人,可以救两个人,这真是专门为我们准备的!”

杜磊全身一个激灵,他想起了店里那些奇怪的菜名——难道,他吃的真的是人肉?可是事到如今,杜磊没有选择,他说:“那我们杀谁呢?”

“我觉得……陈晓刚最合适了。”

“不行!”杜磊坚定地回绝,“陈晓刚是我的好朋友!”

倪雪儿一脸的不以为然,“如果他是你的好朋友,他会出售你吗?”

“他也是迫不得已……”杜磊的声音软了下去,因为他也觉得陈晓刚这人不怎么样。

“就这么定了,”倪雪儿说,“明天晚上我们约陈晓刚一起去苔姬那里吃饭,把他灌醉以后带到后厨房。”

杜磊勉强点点头。

一回宿舍,陈晓刚就神秘兮兮地说:“杜磊,反正苔姬的秘密你也知道了,我们一起逃脱这个诅咒吧?”

“怎么逃?”杜磊尽量使自己不惊慌。

“我听说,只要杀死一个常客就行了。”陈晓刚看了看杜磊的反应,然后小心地说,“我们杀了倪雪儿吧。”

“不行!”杜磊一下子跳了起来。

陈晓刚不屑地看了杜磊一眼:“你还是不是男人?倪雪儿对你有过真心吗?她一直和许多男人勾三搭四的,而且说分手就分手,说复合就复合,简直就在玩弄你。”

这些话触动了杜磊内心深处最痛苦的地方,他确实觉得:倪雪儿其实是在利用自己的感情。

“就这么定了。”陈晓刚说,“今晚我们约倪雪儿一起去苔姬那里吃饭,咱们两个大男人一起把她带进后厨房!”

一边是自己的好朋友,一边是自己的爱人。怎么办?

绝望的人性   夜晚悄悄地来临了。

杜磊,陈晓刚,倪雪儿,三个人各怀鬼胎地走在小路上。倪雪儿的手紧紧地拉着杜磊的手,杜磊能够感觉到她的颤抖。

突然间,杜磊心里涌上一种想法:像倪雪儿这样的女人,不知道牵过多少男人的手。杜磊有一种受辱感。   陈晓刚挺着腰前进的样子也让杜磊觉得很不爽。当初,他带着自己跳火坑的时候,不也是这个得意洋洋的样子吗?

苔姬的小店在夜色中出现了,那两只幽蓝的眼睛再次放射出邪恶而诡异的光芒。突然,杜磊的心伴着这灯光产生了同样黑暗的想法:他们都对不起我。为什么我不把他们都杀死?

杜磊的心里暗暗地盘算:一会儿,倪雪儿和我一起把陈晓刚灌醉。到了后厨房,像倪雪儿那样一个单薄的女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杜磊暗暗地想:倪雪儿,只有你死了,才能永远属于我。

不知不觉地,他们已经坐在苔姬的小店里了,倪雪儿要了几瓶酒,然后她花言巧语不停地劝着陈晓刚,顾不上吃菜。陈晓刚本来酒量很好,但是经不住倪雪儿来劝,又没有吃菜,很快就醉倒了。杜磊为了掩饰紧张,他低下头猛吃菜。

“我……我不行了……”陈晓刚“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倪雪儿向杜磊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个同时起身,抬起了陈晓刚。

后厨房的门被轻轻地打开了,倪雪儿和杜磊都颤抖了一下,他们壮着胆子走了进去。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扑鼻而来。杜磊心里一惊,猛地松了手。被抬着的陈晓刚沉重地落在了地上。

“哎哟!”陈晓刚很快从地上爬起来了。

居然把陈晓刚摔醒了!他急忙对倪雪儿道歉:“对不起,我失了手……”

“杜磊,是我们对不起你。”倪雪儿的嘴角泛出了冷冷的笑。

杜磊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他的腹部开始绞痛,像是有一只刀在无情地割、割、割……

陈晓刚笑着靠近了杜磊:“你没有想到吧,其实我和倪雪儿早就在一起了。”

“没错。其实,在学校里和许多男人勾搭的——包括和你,那个女人根本就不是我。我把身体卖给了一个生前很浪荡的灵魂,所以她总是借着我的身体去欠风流债。而我,一直是爱着晓刚的。如果不杀了你,我们就不能够平平安安地在一起了。”倪雪儿平静地说。

杜磊万万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本想害人,却反被人所害。这是不是就叫做“恶有恶报”?

倪雪儿和陈晓刚手拉着手消失在杜磊的视线里,临走时候他们说:“苔姬会来处理你的。我们当得到解脱。”

怎么处理?

疼痛越来越剧烈了,杜磊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眼前昏花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了。迷蒙中,他想起:晚餐中,倪雪儿和陈晓刚谁都没有吃菜,他们只喝酒。自己本想要害死倪雪儿和陈晓刚,却反而被他们害了。这是不是恶有恶报?

……

不知道过了多久,杜磊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很轻很轻。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虽然恢复了视觉,身体其他部分却都已经动不了了。

“不会很痛的,我从来不折磨人。”一个诡异的声音响起。

苔姬浅笑着靠近,她的眼睛像两个黑洞,仿佛要把杜磊吞进去。纤细的手里,举着一把薄薄的弯刀,像极了今晚的月光。

“你……你是不是杀人,用人肉来做菜?”杜磊吓坏了。

苔姬却笑了起来:“我从来不做这样的事情。吃同类,只有你这种心地邪恶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那你的菜……名字都那么恐怖……”杜磊捂着肚子说。

“我故意把菜名起得那么恐怖,只是为了激起你们心中埋藏很深的罪恶。几道菜,就吃出了本性。人,实在是太经不起考验了。”

人,太经不起考验了。想到倪雪儿,陈晓刚,以及自己,杜磊呆住了。

苔姬接着说:“你是不是很绝望?如今,你已经背叛了所有人,也已经被所有人背叛了,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不如从容地死吧,离开这罪恶的世间。付出生命,才能得到一片净土。”

原来,这才是最致命的交换。

杜磊闭上眼睛……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