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黄的宝贝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一个鼓手的妻子到教堂里去。她看见新的祭坛上有许多画像和雕刻的安琪儿;那些在布上套上颜色和罩着光圈的像是那么美,那些着上色和镀了金的木雕的像也是那么美。他们的头发像金子和太阳光,非常可爱。不过上帝的太阳光比那还要可爱。当太阳落下去的时候,它在苍郁的树丛中照着,显得更亮,更红。直接看到上帝的面孔是非常幸福的。她是在直接望着这个鲜红的太阳,于是她坠入深思里去,想起鹳鸟将会送来的那个小家伙

。(注:据丹麦的民间传说,小孩子是由鹳鸟送到世界上来的。请参看安徒生童话《鹳鸟》。)于是鼓手的妻子就变得非常高兴起来。她看了又看,希望她的小孩也能带来这种光辉,最低限度要像祭台上一个发着光的安琪儿。

当她真正把抱在手里的一个小孩子举向爸爸的时候,他的样子真像教堂里的一个安琪儿。他长了一头金发——落日的光辉真的附在他头上了。

"我的金黄的宝贝,我的财富,我的太阳!"母亲说。于是吻着他闪亮的鬈发。她的吻像鼓手房中的音乐和歌声;这里面有快乐,有生命,有动作。鼓手就敲了一阵鼓——一阵快乐的鼓声。这只鼓——这只火警鼓——就说:

"红头发!小家伙长了一头红头发!请相信鼓儿的皮,不要相信妈妈讲的话吧!咚——隆咚,隆咚!"

整个城里的人像火警鼓一样,讲着同样的话。

这个孩子到教堂里去;这个孩子受了洗礼。关于他的名字,没有什么话可说;他叫比得。全城的人,连这个鼓儿,都叫他"鼓手的那个红头发的孩子比得"。不过他的母亲吻着他的红头发,把他叫金黄的宝贝

在那高低不平的路上,在那粘土的斜坡上,许多人刻着自己的名字,作为纪念。

"扬名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鼓手说。于是他把自己的名字和小儿子的名字也刻下来。

燕子飞来了;它们在长途旅行中看到更耐久的字刻在石壁上,刻在印度庙宇的墙上:强大帝王的丰功伟绩,不朽的名字——它们是那么古老,现在谁也认不清,也无法把它们念出来。

真是声名赫赫!永垂千古!

燕子在路上的洞洞里筑了窠,在斜坡上挖出一些洞口。阵雨和薄雾降下来,把那些名字洗掉了。鼓手和他小儿子的名字也被洗掉了。

"可是比得的名字却保留住了一年半!"父亲说。

"傻瓜!"那个火警鼓心中想;不过它只是说:"咚,咚,咚,隆咚咚!"

"这个鼓手的红头发的儿子"是一个充满了生命和快乐的孩子。他有一个好听的声音;他会唱歌,而且唱得和森林里的鸟儿一样好;他的声音里有一种调子,但又似乎没有调子。"他可以成为一个圣诗班的孩子!"妈妈说。"他可以站在像他一样美的安琪儿下面,在教堂里唱歌!"

"简直是一头长着红毛的猫!"城里的一些幽默人物说。鼓儿从邻家的主妇那里听到了这句话。

"比得,不要回到家里去吧!"街上的野孩子喊着。"如果你睡在顶楼上,屋顶一定会起火(注:这是作者开的一个文学玩笑;这孩子的头发是那么红,看起来像火在烧。),火警鼓也就会敲起火警。"

"请你当心鼓槌!"比得说。

虽然他的年纪很小,却勇敢地向前扑去,用拳头向离他最近的一个野孩子的肚皮顶了一下,这家伙站不稳,倒下来了。别的孩子们就飞快地逃掉。

城里的乐师是一个非常文雅和有名望的人,他是皇家一个管银器的人的儿子。他非常喜欢比得,有时还把他带到家里去,教他学习拉提琴。整个艺术仿佛是生长在这孩子的手指上。他希望做比鼓手大一点的事情——他希望成为城里的乐师。

"我想当一个兵士!"比得说。因为他还不过是一个很小的孩子;他仿佛觉得世界上最美的事情是背一杆枪开步走;

"一、二!一、二!"并且穿一套制服和挂一把剑。

"啊,你应该学会听鼓皮的话!隆咚,咚,咚,咚!"鼓儿说。

"是的,只希望他能一步登天,升为将军!"爸爸说。"不过,要达到这个目的,那就非得有战争不可!"

"愿上帝阻止吧!"妈妈说。

"我们并不会有什么损失呀!"爸爸说。

"会的,我们会损失我们的孩子!"她说。

"不过假如他回来是一个将军!"爸爸说。

"回来会没有手,没有腿!"妈妈说。"不,我情愿有我完整的金黄的宝贝。"

隆咚!隆咚!隆咚!火警鼓也响起来了。战争起来了。兵士们都出发了,鼓手的儿子也跟他们一起出发了。"红头发,金黄的宝贝!"妈妈哭起来。爸爸在梦想中看到他"成名"了。

城里的乐师认为他不应该去参战,而应该待在家里学习音乐。

"红头发!"兵士们喊,比得笑。不过他们有人把他叫"狐狸皮"(注:有一种狐狸的毛是红色的。这儿"狐狸皮"影射"红头发"。)这时他就紧咬着牙齿,把眼睛掉向别处望——望那个广大的世界,他不理这种讥讽的语句。

这孩子非常活泼,有勇敢的性格,有幽默感。一些比他年纪大的弟兄们说,这些特点是行军中的最好的"水壶"。

有许多晚上他得睡在广阔的天空下,被雨和雾打得透湿。不过他的幽默感却并不因此而消散。鼓槌敲着:"隆咚——咚,大家起床呀!"是的,他生来就是一个鼓手。

这是一个战斗的日子。太阳还没有出来,不过晨曦已经出现了,空气很冷,但是战争很热。空中有一层雾,但是火药气比雾还重。枪弹和炮弹飞过脑袋,或穿过脑袋,穿过身体和四肢。但是大家仍然向前进。他们有的倒下来了,太阳穴流着血,面孔像粉笔一样惨白。这个小小的鼓手仍然保持着他的健康的颜色;他没有受一点伤;他带着愉快的面容望着团部的那只狗儿——它在他面前跳,高兴得不得了,好像一切是为了它的消遣而存在、所有的枪弹都是为了它好玩才飞来飞去似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