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补针

  • A+
所属分类:中国神话
从前有一根织补衣服的针。作为一根织补针来说,她倒还算细巧,因此她就想象自己是一根绣花针。

"请你们注意你们现在拿着的这东西吧!"她对那几个取她出来的手指说。"你们不要把我失掉!我一落到地上去,你们就决不会找到我的,因为我是那么细呀!"

"细就细好了,"手指说。它们把她拦腰紧紧地捏住。

"你们看,我还带着随从啦!"她说。她后面拖着一根长线,不过线上并没有打结。

手指正把这根针钉着女厨子的一只拖鞋,因为拖鞋的皮面裂开了,需要缝一下。

"这是一件庸俗的工作,"织补针说。"我怎么也不愿钻进去。我要折断!我要折断了!"——于是她真的折断了。"我不是说过吗?"织补针说,"我是非常细的呀!"

手指想:她现在没有什么用了。不过它们仍然不愿意放弃她,因为女厨子在针头上滴了一点封蜡,同时把她别在一块手帕上。

"现在我成为一根领针(注:领针(brystnaal)是一种装饰*?,穿西装时插在领带上;针头上一般镶有一颗珍珠。)了!"织补针说。"我早就知道我会得到光荣的:一个不平凡的人总会得到一个不平凡的地位!"

于是她心里笑了——当一根织补针在笑的时候,人们是没有办法看到她的外部表情的。她别在那儿,显得很骄傲,好像她是坐在轿车里,左顾右盼似的。

"请准许我问一声:您是金子做的吗?"她问她旁边的一根别针。"你有一张非常好看的面孔,一个自己的头脑——只是小了一点。你得使它再长大一点才成,因为封蜡并不会滴到每根针头上的呀。"

织补针很骄傲地挺起身子,结果弄得自己从手帕上落下来了,一直落到厨子正在冲洗的污水沟里去了。

"现在我要去旅行了,"织补针说。"我只希望我不要迷了路!"

不过她却迷了路。

"就这个世界说来,我是太细了,"她来到了排水沟的时候说。"不过我知道我的身份,而这也算是一点小小的安慰!"

所以织补针继续保持着她骄傲的态度,同时也不失掉她得意的心情。许多不同的东西在她身上浮过去了:菜屑啦,草叶啦,旧报纸碎片啦。

"请看它们游得多么快!"织补针说。"它们不知道它们下面还有一件什么东西!我就在这儿,我坚定地坐在这儿!看吧,一根棍子浮过来了,它以为世界上除了棍子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它就是这样一个家伙!一根草浮过来了。你看它扭着腰肢和转动的那副样儿!不要以为自己了不起吧,你很容易撞到一块石头上去呀!一张破报纸游过来了!它上面印着的东西早已被人家忘记了,但是它仍然铺张开来,神气十足。我有耐心地、静静地坐在这儿。我知道我是谁,我永远保持住我的本来面目!"

有一天她旁边躺着一件什么东西。这东西射出美丽的光彩。织补针认为它是一颗金刚钻。不过事实上它是一个瓶子的碎片。因为它发出亮光,所以织补针就跟它讲话,把自己介绍成为一根领针。

"我想你是一颗钻石吧?"她说。

"嗯,对啦,是这类东西。"

于是双方就相信自己都是价值很高的物件。他们开始谈论,说世上的人一般都是觉得自己非常了不起。

"我曾经在一位小姐的匣子里住过,"织补针说,"这位小姐是一个厨子。她每只手上有五个指头。我从来没有看到像这五个指头那样骄傲的东西,不过他们的作用只是拿着我,把我从匣子里取出来和放进去罢了。"

"他们也能射出光彩来吗?"瓶子的碎片问。

"光彩!"织补针说,"什么也没有,不过自以为了不起罢了。他们是五个兄弟,都属于手指这个家族。他们互相标榜,虽然他们是长短不齐:最前面的一个是'笨摸'(注:"笨摸'、"餂罐"、"长人"、"金火"和"比尔——玩朋友",是丹麦孩子对五个指头所起的绰号。大拇指摸东西不灵活,所以叫做"笨摸";二指常常代替吞头伸到果酱罐里去餂东西吃,所以叫"餂罐";四指因为戴戒指,所以看起来像有一道金火;小指叫做"比尔——玩朋友",因为它什么用也没有。),又短又肥。他走在最前列,他的背上只有一个节,因此他只能同时鞠一个躬;不过他说,假如他从一个人身上砍掉的话,这人就不够资格服兵役了。第二个指头叫做'餂罐',他伸到酸东西和甜东西里面去,他指着太阳和月亮;当大家在写字的时候,他握着笔。第三个指头是'长人',他伸在别人的头上看东西。第四个指头是'金火',他腰间围着一条金带子。最小的那个是'比尔——玩朋友',他什么事也不做,而自己还因此感到骄傲呢。他们什么也不做,只是吹牛,因此我才到排水沟里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